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一品修仙 > 第七三六章 秦陽真是有心了,陰悖獸大出血
繁體切換

第七三六章 秦陽真是有心了,陰悖獸大出血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不放心油條     書名:一品修仙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最近天下看似太平,什么大事都沒有發生,但是不少傳承久遠的大勢力內,或者是大族里,卻有些雞飛狗跳。

    田氏祖宅,被秦陽救下來的那位田氏老嫗,一手揪著田老祖的耳朵,一面噴的田老祖狗血淋頭。

    “我才死了幾年時間啊,田氏竟然被你折騰到這種地步,你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作威作福,高高在上不知道多少年的田老祖,半蹲著身子,配合著讓田氏老嫗揪耳朵,苦著臉不敢反駁。

    還幾年?照你這么說,這天下人,能活的了這幾年的,全部都是有名有姓的,掰著指頭一個一個數,都能數的過來了。

    但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,只敢在心里逼逼兩句。

    畢竟,他也知道了,他這位親姐姐,記憶缺失有點大,以她還記得的事情算,還真是沒過去多少年,說幾年也不算太過分。

    耳朵都快被揪掉了,田老祖卻還是甘之如飴,活到他這個歲數,別說同輩的血親,往日的故人了,就算是玄孫的玄孫輩兒,還活著的都沒幾個了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個親姐姐蹦了出來,還活著,甭管是不是變的不人不鬼,這不重要,有的是資源和方法,讓他這位親姐,好好的維持著清醒理智,轉修鬼道。

    這種事對于大勢力來說,還是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意外身亡,只有殘魂被魂燈接引回來的人,轉修鬼道的成功率算是最高的,雖然成功率也挺感人,至于重塑肉身,重新再來,自己做做夢就得了。

    沒有類似整株完整的暗夜優曇花之類的至寶,還是趕緊早點安息吧。

    田老祖樂呵呵的挨噴,整個田氏內部的風氣,也從原本的徐徐漸進,直接變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確認了秦陽說的話是真的,田亂宇跟秦陽的關系特別好,再加上拿田老祖跟新的扛鼎人田亂宇一對比……

    田氏老嫗看田亂宇那叫一個順眼,忽然就成了田亂宇的大靠山。

    田氏老嫗不喜歡第二劍君這個名字,就喜歡田亂宇,因為這個名字,又是將田老祖一頓噴,多好的孩子,硬生生的被逼的離家出走了,還是人么!

    田氏的高層,表面上都尊敬這個新冒出來的古董長輩,可心里未必在意,不過沒關系,雖說田老祖平日里跟放養一樣的管理,但牽扯到他姐,那支持力度,瞬間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    就因為有人背后嚼了兩句舌根,當天就當眾打殘了三個,這個時候,田氏的人才忽然想起來,田老祖平日里再溫和,那也是田氏的天。

    那些血脈隔了不知道多少輩的后輩,可能從他們出生到死亡,田老祖都沒見過人,甚至可能連名字都沒聽說過。

    對于一個活了幾萬年的孤寡老人來說,說句難聽的,這些后輩全加在一起,也比不上從小將他帶大的親姐。

    往日里的溫和,說好聽點是放養,更多的其實只是不在意,很難在意而已。

    田老祖跟年輕了一萬歲一樣,屁顛屁顛的跟著他記憶不全的大姐,心里最大的遺憾,總算是被彌補了。

    這次承了秦陽的人情,算是完全心甘情愿的一次,秦陽要是有什么需要,他絕對會問都不問就答應下來,全力去做。

    只可惜,秦陽什么話都沒帶回來,什么也沒說。

    這就讓田老祖心里感覺過意不去,總要做點什么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思來想去,想到最近朝堂上的事,眼看新帝登基之后,一切都穩定了下來,慢慢的就有人開始有點別的想法了,小的苗頭已經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之后,田老祖覺得,田氏適當的表達一下態度,還是沒什么問題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朝會上,剛開始,就有一個御史跳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臣唐鵬,有本上奏,西境……”

    這邊話剛起了個頭,另外一個往日里不太說話的御史,立刻邁出一步,很不客氣了打斷了他的話。

    “臣田鵬飛,亦有本奏,彈劾御史唐鵬……”

    這田鵬飛,語速不快不慢,抑揚頓挫,引據經典,不吐臟字,卻硬生生的將唐鵬噴的面色鐵青,就差當場咽氣了。

    一旁耷拉著眼皮,頗有些高手寂寞的噴王之王羅良,都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這個御史姓田,田氏的田。

    稍稍有點背景的都知道,這個御史,其實就是田氏在朝堂上的喉舌,平時不說話,說話就代表著田氏的態度。

    一頓亂噴結束,場面瞬間變得死一般的安靜。

    最近這些日子,沙海荒漠頗有些不太平,雖然那邊就沒太平過,但這次明顯是有大戰趨勢了。

    輪轉寺和尸骨脈之間的矛盾,愈演愈烈,據說是因為尸骨脈出了一位絕世天才,崛起勢頭頗有成氣候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然后,輪轉寺那些看起來老實的大和尚,竟然趁著那位尸骨脈天才外出之際,派了四個大和尚埋伏。

    若是他們埋伏成功了,倒也罷了,死了的天才,頂多就是加深一下倆天生不對付勢力之間的仇恨而已。

    問題是,人沒死,不但逃了,還趁著大和尚追丟了人,放松了點警惕的時候,殺了個回馬槍,給一個大和尚開了瓢,身上開出了十幾個血洞,一身金血被奪了大半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呢,又發現,尸骨脈內出了叛徒,行蹤就是尸骨脈內的一個骨頭架子送給大和尚的。

    這下就熱鬧了,尸骨脈發現遠遠低估這位尚未成氣候的天才了,再加上被人騎在頭上拉翔,不打回去還要臉面么?

    于是乎,沙海荒漠最近鬧騰的不可開交,幾次高手交鋒的時候,都打到大嬴西境邊境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嬴內部,出于各自利益的考量,有人建議屯兵西境邊境,以示警告,也有人煽風點火,覺得尸骨脈乃是心腹大患,雖然看大和尚也不順眼,但大和尚終歸還是人族,有些事有的商量,最好直接趁機聯合大和尚,滅了尸骨脈。

    但其實大家都清楚,這種時候,對外動武,萬一有一點不順利,那新帝的威信就會受損,新帝可不像嬴帝,嬴帝那是實實在在,一點一點,硬生生打下來的江山。

    有人想搞事情,嫁衣自然是不太愿意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,山海荒漠那邊再怎么鬧騰,她也不想理會,沒那個閑工夫。

    另外么,她聽秦陽說過,他有個有些天賦的手下,被送到了尸骨脈磨練,來回對照情報一看,自然知道,那個尸骨脈新崛起的天才,可不就是秦陽的人么。

    于是乎,她更不想參合了,至于什么此妖邪據傳,堪比旱魃出世,崛起之后,必定是大嬴心腹大患什么的,聽了裝作沒聽到,心里笑笑就得了。

    一個僵尸而已,對比一下秦陽身邊奇奇怪怪的家伙,其實還算正常了。

    可這些事,肯定是不能說出去的,她偏向的自然是不管不問的態度。

    為君者,不能隨意表態,能讓下面的人爭出來結果,正好是她想要的結果,她再點頭應允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這些人爭了好些天,牽扯出來的事情越來越多,爭論的焦點,也開始慢慢變了,開始向著維護神朝威嚴發展了。

    哪想到,今天忽然就變了調子。

    至于結果,還要什么結果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知道田氏為什么忽然直接表態了,思忖再三,都放棄了原本的打算。

    于是乎,嫁衣什么都沒說,事情就已經商討結束,大家都對結果沒有異議,剩下的就是走程序,請新帝圣裁,是否這樣執行。

    嫁衣還有什么好說的,就按照諸卿的意思辦吧。

    朝會結束,嫁衣也是滿心疑惑。

    田氏往日里可都是不表態的,今天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紫鸞收集來了情報,卻還是什么都沒看出來,誰也不知道為什么,只是通過分析,得出來,那御史口氣這般硬,噴人噴的酣暢淋漓,半點情面都不留,頗有羅良第二的氣勢。

    有這般底氣,那十有八九是田老祖示意了。

    而田老祖這家伙老奸巨猾,除了之前登基的時候,表了態度,之后只要不是牽扯到田氏的大利益,他是什么事都不表態。

    要說面子,嫁衣自忖,她的面子在田老祖那,都未必有秦陽的面子值錢。

    想到這,嫁衣對紫鸞吩咐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。”

    這還用弄清楚,肯定是秦陽唄。

    嫁衣走到窗邊,遙望著黑林海的方向,嘴角忍不住翹起一絲弧度,一笑之下,這里的氣氛也氣息都變的柔和,窗外花園里,百花自動盛開,臨冬的氣溫,似乎都回暖了一些。

    很顯然,嫁衣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她輕輕笑了一聲,忍不住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游歷冒險了,竟然還惦記著這里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上次秦陽出門的時候,都沒見到人,嫁衣想了想,對身后的紫鸞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次秦陽要是再來了,無論什么時候,你直接來通報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紫鸞也瞇著眼睛,抿著嘴笑了笑,心情也挺不錯的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,看著朝堂上吵吵鬧鬧的就心煩,尤其是察覺到那些人的小心思,就更煩了,偏偏新帝初登基,總不能因為那些人露出的點小心思,就直接揮下屠刀吧。

    至少她是知道,新帝希望接下來幾百年時間,最好都安穩一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秦陽敏銳的抬起頭,目中神光閃爍,打量著四周,被動感應也自動發動。

    掃了兩圈,也什么都沒發現,一旁的人偶師依然面無表情的站著,很顯然也是什么都沒感應到,還沒消化完的陰悖獸,跟一個裝滿東西的包裹一樣,掛在人偶師的肩膀上挺尸,也沒什么反應。

    秦陽收回了目光,直接忽略了這倆貨,靠他倆完全沒用。

    剛才恍惚間感覺到有誰在窺視他,那種模糊的感覺一閃而逝,恍如錯覺。

    但秦陽可不會騙自己什么幻覺,到了他這個境界,錯覺什么的,都不存在的,只要感覺到,哪怕什么實證都沒有,那也肯定不會錯。

    可能是幻覺、可能是錯覺……

    說這種話的,大部分墳頭草都枯了。

    想到最近的情況,秦陽還是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想要找他麻煩的人,可不算少,三身道君曾經的追隨者,還有那個到現在還沒發現是誰的人奸,以前他覺得可能是不知道死哪去的荀穆,后來覺得,那個人可能也是三身道君的追隨者。

    還有在遇到白凜之前,他都不知道還有這么個奇奇怪怪的妖怪,在背后偷偷惦記著他。

    秦陽暗暗提高了警惕,三省自身,不能飄了。

    想當年,還是個弱雞都算不上的菜雞時,都有妖艷賤貨惦記著他俊俏的容顏,饞他的偉岸的身軀。

    如今,被人惦記而不自知,太正常不過了。

    在外層空間的時候,只是窺視記憶之中的畫面,都可能會被黑袍女人反向追蹤,如今又出現一個高手,在窺視他之后,卻只能讓他有一絲一閃而逝的錯覺,除此之外什么都察覺不到。

    肯定也是真正的強者!

    秦陽伸出手,想要拍拍人偶師的肩膀,想說你有點用吧,如今當肉盾都不太合格了。

    但想想,這是為難人偶師。

    拍下的手,轉向了陰悖獸,將這個肚子鼓成圓球,快要被撐死的家伙揪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別裝死了,之前要不是你快被撐死了,我至于撒那么多錢么,下來活動活動,別光吃吃吃,不干正事,有人在窺視,你都沒點反應!

    等我被人干掉了,你以后吃屁都吃不上熱乎的!”

    陰悖獸落在地上,彈了一下,肚皮朝上翻著眼睛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立刻忍不住了,這幾天是它一生中最滿足的時刻,這是有人要毀了它的以前想都不敢想,夢寐以求的后半生啊,這事還能忍?

    陰悖獸翻了個身體,倆腦袋湊到一起,吐著蛇信,嘶嘶的交流著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陰悖獸的兩個腦袋,同時張開嘴巴,一左一右的咬在了秦陽的雙腳上。

    秦陽沒動,他其實挺想試試陰悖獸的毒,在新神通轉化之后,能達到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要是效果特別好的話,以后就讓這家伙出點力,沒事了榨榨毒,當做煉體的珍惜資源。

    再一個,陰悖獸肯定是不會對他不利。

    隨著咬住了秦陽雙腳,陰悖獸鼓成球的肚子,跟放氣了似的,飛速縮小,秦陽的雙腳上,卻各自多出來一個蛇頭印記。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