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都市言情 > 瘋狂農民工 > 第2414章 得逞
繁體切換
    王有財和武伍一回到平都市,便接到了催鶯的電話。原來是這個女人帶著銷售合同過來了。

    這件事可是他最關心的大事。他立馬給二嫂牛會玲打了個電話。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牛會玲告訴他,她會立馬趕往平都市把這個關。

    牛會玲這樣做,王有財這邊就少操點心。但是王有財還是隱隱感到,牛會玲有點不太相信他。

    大概下午五點鐘的樣子,牛會玲開著車已到了平都市。王有財先給她找了個酒店住了下來,然后大家約好了晚上七點鐘見面。

    為了這事,王有財提前又跑到催鶯住的地方,做了詳細的安排。他就是怕牛會玲懷疑他和催鶯關系太熟,會影響到他們的合作。

    王有財一聽,催鶯立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。晚上七點鐘的樣子,王有財跑到小診所把呂大夫請了過來。

    催鶯和這幾個人都認識,只不過和牛會玲不是很熟。一落座,牛會玲便讓催鶯把銷售合同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牛會玲確實是個工作狂,她笑著對大家說:“我們先審合同,如果沒有問題,咱們就先把字簽了,然后再吃飯”

    “這樣做,催鶯可最高興了,她立馬表示同意。王有財和呂大夫沒有說話,只是點頭含笑。

    牛會玲從包里拿出了相關的資料,另外她還把計算器也帶了過來,還真是有備無患。牛會玲在哪里審銷售合同。夏建便陪呂大夫喝茶。

    也就十多分鐘的樣子,牛會玲把銷售合看后,這才對王有財說:“這個合同現在就可以簽了。你來先簽,我跟在你的后面“牛會玲還真不客氣,簽個合同,她也要把自己的大名寫上去。

    王有財沒有說話,從催鶯的手上拿過了筆,便在牛會玲的指點下,他便簽名上了自己的大名。牛會玲毫不客氣,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王有財的后面。

    剛開始時,王有財一聽牛會玲也要在這個合同上簽字,他心里多少有點不爽。后是他后來終于想通了這事,牛會玲這樣做,等于是減輕了他身上責任。比如這批設備有什么問題,兩人簽字,兩人擔責,這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合同一簽,就只等著打錢過去了。催鶯這回高興了,她立馬喊來服務員點菜。這一桌子菜下來,可全是硬菜,吃的呂大夫開心極了。

    像這樣的場合,不喝點酒肯定是不行的。這對于雙方而言,都是一件好事,所以大家都很高興。再加上催鶯點了兩瓶好酒,好酒好菜,他吃喝的非常盡興。

    催鶯是最忙的,她給這個敬完酒,又給敬哪個,總之來說,兩瓶酒她喝的可不少,其結果是她第一個便喝醉了。

    呂大夫是老人,所以他只是象征性了喝了兩三杯,牛會玲喝的還行,但她比較斯文,喝了也就三四兩。王有財心里有鬼,所以他酒喝的還行,不過還沒有到真正喝醉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他會演戲,裝出一副喝多了的樣子。到了最后,牛會玲給呂大夫攔了一輛車,讓呂大夫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而吃飯的地方,就在牛會玲所住房間的樓下,所以她是最方便的一個人。她又給催鶯叫了輛車,讓王有財把她送到酒店去。

    因為催鶯喝的有點省人事。其實這事不用牛會玲安排,王有財早就想好要把催鶯送回去的。

    幾分鐘的車程,王有財便把催鶯送到了他所住的酒店。一進房間,催鶯好像清醒了不少。她拉著王有財的手,醉眼迷眼的說道:“王總!這事真是太感謝你了。下來的錢你也要抓緊時間打”

    嘿!這女人豈不是裝的嗎?她看樣子是喝醉了,但她還能記得這事,這說明她也是裝的。

    王有財呵呵一笑說:“不要老在嘴上說感謝,得來點實際的”

    “隨便你了”催鶯說著,便往大床上一倒,然后一個翻身,把一個圓圓的大屁股一覽無遺的展現在了王有財的面前。

    在酒精作用的驅使下,王有財心中的哪團火猛的竄了出來。他兩把脫掉了衣服,便朝大床上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催鶯滾動著身子,欲拒還迎,大木床不堪重負的發出了咯吱吱的怪叫聲,夜不再寧靜。

    第二天,還有做著美夢的王有財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了醒來。他猛的睜開眼睛一看,身邊已經空無一人。拿過手機接電話時才發現,已經到了早上的十點多鐘。

    電話是牛會玲打過來的,王有財一接通,里面便傳來牛會玲有點慵懶的聲音:“有財!我一會兒就回省了,有什么事情你給打電話”

    王有財從電話里能判斷出來,牛會玲這會兒肯定還躺在床上。于是他便笑著說:“你路上慢點開,我有事就不過來送你了”

    “好!那你忙吧!這邊的工程進度你有空的時候,還是好好催催。咱們可以說是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了”牛會玲說完,便把電話給掛了。

    王有財穿好衣服,在房間找了一遍,并沒有發現催鶯的人影。不過在茶幾上他看到了催鶯給他留的紙條“王總!我先走了,設務款的事你得抓緊”

    寥寥幾字,再多一句話也沒有說。王有財把這紙條揉成了團,然后覺得又不妥,他又把紙條撒碎了這才丟進了垃圾筒。

    從酒店出來,王有財只覺得肚子里空空如洗,他在路邊的小店里正坐下吃飯時,忽然聽到鄰桌的兩個人正在說話。

    “最近出來的就你一個人嗎?這呂猴子怎么就從地球上消失了呢?我問了好多人都不知道”一個男子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而另一個則冷哼一聲說:“你知道個屁,他根本就沒有進去。人一直在外面瞎混。只不過最近一兩年沒有回過平都市”

    王有財聽到這里,不由得吃了一驚。這個混蛋玩意兒他老爸一直都在記掛著他,可他沒有一點兒的人性,這么多年了竟不出來露面。

    王有財本想上前打問一番,可是覺得這兩人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還是少問為好,最好是這輩子都不要露面。

    王有財聽到這個消息后,吃飯頓時也覺得沒有了味道。因為像呂猴子這樣的人,什么樣的壞事他都能做的出來。

    呂猴子真要知道他老爸要當私人醫院的院長,他會不會從中胡來,這事還真的難說。王有財從不店內出來時,因為想著這個問題,他差點連飯錢都沒有付。看來這個呂猴子的出現,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王有財耷拉著個腦袋回了小診所。呂大夫正在給一個病人號脈,他抬頭看了一眼王有財便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倒是何晶看了一眼王有財笑道:“王老板昨晚是不是太勞累了,怎么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?”

    何晶的話里有話,王有財何嘗聽不出來。他只是淡淡一笑說:“喝多了而已,你的想象力有點豐富”

    王有財這么一說,何晶心知肚明,她自己倒先大笑了起來。惹得幾個來看病的人,也跟著一陣大笑。

    王有財在小診所逛了一圈,然后給他們做代理的財務打了個電話,詢問了一下賬戶上還有多少資金的事。

    給催鶯付這批款沒有任何的問題,只是王有財不想這么著急付。他想再壓幾天,有些事情他得慢慢回味。畢竟一次性要給付出這么多的錢,王有財心里多少還是有點顧及。

    打完這個電話,王有財開著車又去了一趟超市。每次回山里,這些事情必做不可。因為山里有幾十號人在等著吃飯。

    備了一車貨,王有財這才開著車子往山里趕。他一邊走,一邊心里在想著這些天所發生的事,忽然他想起了夏建。這次要不是夏建陪著他去了趟sz的話,他大哥的這件事憑他的本事還真是無法搞定。

    尤其是sz他也能找到那么厲害的人物,這說明夏建的本事有多。看來他王有財在平都市張牙舞爪的兩下,根本和夏建就沒法比。

    忽然他把車子停了下來。他得給夏建打個電話,問問夏建回來了沒有。畢竟他們是一起出去的。

    其結果是電話響了好久,沒有人接。現在都快十二點鐘了,他不應該是在睡覺,那他為什么不接電話呢?

    王有財想了想便發了條信息過去“你回來了沒有?我只是問一下,沒有其它的事”

    把這條短信發過去后,王有財這才開著車子快速的回了陳莊種植基地。一切照舊,基地的工作進行的有條不紊。這就要歸根到田娃和劉長貴這兩個人的身上。沒有他們倆的領導,這些工人是干不出來這么多的活。

    吃晚飯時,王有財特意讓劉英加了兩道喝酒的菜。然后他把田娃和劉長貴叫到了他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田娃一進門便笑著說:“王哥!今天請我們吃飯,是不是有什么高興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沒有高興的事,難道我們就不吃飯了?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市里上班,這邊的事情就全交給你們倆了,所以我得請你們喝上兩杯”王有財呵呵一笑,眼珠轉動著說道。

    王有財還真是個猴精。他去市里明明是給自己干私活,他卻要說成他在市里上班。這事反正沒有人知道,他隨口一說也沒有什么事。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