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都市超級醫生 > 第0344章 丹妖
繁體切換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看到老爺子那雙神采奕奕的小三角眼,劉懷東就總覺得沒好事在等著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孫藥眠跟三大長老,隨后竟是擺出一副你不答應,今天就出不了藥王谷的架勢,也沒人說話,就那么四雙老眼直勾勾的放在劉懷東身上。

    對此劉懷東那是相當無奈了,你說這四個老家伙吧,一個是孫雅的親爺爺,還有一個三長老當初在西南地區,也算是幫自己出過頭的,自然是打也打不得,罵也罵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面對四個老家伙的無賴,劉懷東最終也只能屈服的點了點頭,“怎么個賭法,您說吧?”

    聽到劉懷東終于松口,孫藥眠不禁跟身后的三個長老互相交換了個眼色,四個老頭兒的臉上,都是洋溢出一抹燦爛的跟喇叭花似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,闖三關前兩關就算你過了,這不還有個第三關呢么?”

    孫藥眠嘿嘿笑著,擺明了一副在算計劉懷東的架勢,“這樣吧,這第三關你要是過了,當不當谷主就隨你開心,可你要是沒過的話,就給老夫四人一個面子,別把藥王谷的祖訓壞了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老爺子,要照你這么說,這第三關你是明擺著要刁難我啊,怎么,你還想讓我把天上的星星給你摘下來不成?”

    劉懷東眉頭一挑,聽了孫藥眠提出的賭約后,心里頓時就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緊接著,孫藥眠嘴角盡管還掛著一抹奸佞的微笑,但表面上仍是做出一副坦誠相待的模樣,“不會的不會的,你放心吧小友,這第三關對你來說,也只是個勝負五五開的關卡,或者說到目前為止,老夫以為普天之下也僅有你能完成的可能性最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,我得先聽聽?”劉懷東瞇縫著眼睛,面對笑盈盈的孫藥眠卻是突然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天知道這會兒劉懷東跟孫藥眠談話時,在他看來就好像自己是在面對一個處心積慮的奸商般,稍微一個不留神,就容易掉進人家給你挖好的坑里,回頭再被人給埋了。

    不是劉懷東輕敵,實在是……這個看著才一米五高低的小老頭兒,簡直太特么危險了,動不動就給人挖坑……

    這時孫藥眠嘴角泛起幾分淡淡的笑意,扭頭沖身后的三位長老使了個眼色后,這才對劉懷東笑道: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劉懷東跟在四個老頭兒身后,不大會兒功夫,便走到了之前藥王谷弟子們聚集的地方,這時他才看到,先前被人群簇擁著的后方,竟然有一尊栩栩如生的冰雕!

    那冰雕好像還有些眼熟,仔細看了兩眼,劉懷東這才認出了孫愷的容貌,當下不由大吃一驚,“這……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雖然孫愷這家伙,第一次見面時就開始跟劉懷東找茬,就因為孫雅跟劉懷東聊得來,所以各種看他不順眼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如此,他還是沒有對劉懷東用過什么見不得光的卑劣手段,而且在先祖遺跡里,青衫苗寨的五大螣蛇使者和八極宗的人想要暗

    算劉懷東時,幫劉懷東出頭的就有孫愷一個,事后孫愷為此還受了不輕的傷。

    所以對于這小子,劉懷東還是挺欣賞的,一個敢愛敢恨的人,總比一個壞水藏在肚子里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在背后給你來一刀的陰險小人強多了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孫愷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,劉懷東也是發自內心的感到痛心。

    同樣的,孫藥眠跟三大長老看著被冰霜裹挾了全身的孫愷,也是一個個情緒有些低落,甚至于跟著他們一道前來的藥王谷眾多弟子,也都很自覺的圍著孫愷化身的那尊冰雕,個個低垂著腦袋抽泣哽咽著。

    足以見得,這個脾氣有些暴躁性子有些直爽的家伙,在同門師兄弟里人緣還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……為了幫雅兒出頭,不顧門規約束,偷偷服用了藥王谷的禁藥兇丹,要去殺了林子嘯。”

    痛心片刻后,孫藥眠才整理好心情接著開口,“兇丹是本門燃血丹的強化班,唯一的用途就是可以在短時間內,讓服用者的修為成百倍的提升,但代價就是,吃了這種藥的人會死!”

    “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”

    劉懷東聽到孫藥眠的話后,頓時心頭一震,眉頭緊鎖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孫藥眠重重嘆息一聲,用搖頭的動作回答了劉懷東這個問題,之后才接著開口,“幸好老夫前段時間閉關時煉制了一枚玄冰丹,可以暫時凍住他的奇經八脈,抑制住兇丹的藥性繼續擴散,但這……也是老夫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了!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劉懷東似乎已經猜出了一些眉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下一刻孫藥眠拍拍他的肩膀,輕輕點頭說道:“不錯,你要完成的第三關考驗,就是解決孫愷身上的問題!”

    “雖然兇丹的狂暴藥性,我藥王谷竭力攻克了數百年都沒有找到破解之法,不過據我所知,百草經孕育出的法力,皆是蘊含著世界上最為精純的生機,或許普天之下,也只有你才有可能讓這小子醒過來了!”

    話已至此,孫藥眠和三位長老,以及后面的孫雅極藥王谷數百弟子,都是將滿含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劉懷東。

    這一刻,孫藥眠也說不上來,他到底是希望劉懷東能治好孫愷呢,還是希望劉懷東過不了這關,留下來做他們藥王谷的谷主呢?

    雖然祖訓是傳自當初的藥王孫思邈,流傳了數百近千年的規矩,但規矩畢竟是死的,人心怎么說也是活的啊!

    孫愷從小到大,修煉極為刻苦,常常都會幫助同門師兄弟和谷中長輩做些事情,所以深的眾人歡心。

    而且再怎么說,也是孫藥眠親眼看著長大的,盡管不是他親孫子,但孫藥眠在內心深處,卻是早已經把孫愷看的跟親孫子一樣重要了。

    劉懷東感受到周圍眾人向自己投來的那份期待目光,表情同樣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只見他眉頭緊鎖著盯著冰雕看了良久,這才對孫藥眠點了點頭,“我盡力而為吧……那禁藥兇丹,不知谷中可還有成品保存?”

    “還有兩顆,原本我打算過后就毀了的……”孫藥眠點了點頭,回應劉懷東的同時,也沖身后的大長老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我去取!”

    大長老是個身材高大魁梧,堪稱虎背熊腰的人,即便已經有著跟孫藥眠等人相仿的年紀,但單從臉上,卻是看不出半點衰老的跡象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有些不像是修真者,尤其是相對孱弱的醫字門修真者,倒更像是個力拔山河的武夫。

    不光是長得像,這位大長老甚至在跑步的時候,每一腳踏在地面上,也都會發出沉悶的聲響,仿佛可憐的大地在承受著自己本不該承受的重量般。

    大長老跑出去的方向,緊貼著山谷內壁的地方,有一處九層高塔,這也是藥王谷里,唯一可以算是拿得出手的建筑了。

    其他建筑大多都是木屋,或干脆就是茅草屋,就連孫藥眠居住的地方也不例外,而唯有那高高聳立,下懸‘丹塔’字樣牌匾的九層高塔,才是屬于煉丹和珍藏典籍的地方。

    無數足以令外界的醫字門,甚至國醫堂都為之瘋狂的藥方,就被藏在丹塔里,而整座高塔中最為特殊的藏品,便是那被孫藥眠親手下了禁制的三枚兇丹!

    如今兇丹僅存兩枚,不大會兒功夫便被大長老親手小心捧著送到了劉懷東面前。

    大長老手中捧著的,是個巴掌大小,雕刻飛龍的紫檀木方盒。

    劉懷東小心翼翼的接過盒子后,還沒有打開,便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里面似乎鎮壓著一種狂暴的力量,與其說是力量,倒不如說那是盒子里的東西,蘊含著近乎實質化的煞氣來的更貼切些。

    能將丹藥煉出蘊含煞氣,并且數百年來都不曾淡化絲毫的地步,足以見得煉制這三枚丹藥的人,當初在整個醫字門也絕對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了!

    打開紫檀木盒后,劉懷東一眼便看到里面靜靜的躺著兩粒血紅色的丹藥,丹藥不大,但卻似乎散發著一種能夠影響人神智的力量。

    光是盯著那兩顆丹藥,劉懷東心里竟然便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想要吃掉他們的欲望,這讓劉懷東不禁大吃一驚,情急之下趕緊默念靜心咒,暗自運轉法力守護住自己的心神,這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這丹藥……竟然已經延伸出自己的神智了,果然不簡單啊!”屏蔽掉丹藥對自己心智的影響,劉懷東這才小心翼翼的伸手夾起一枚來,放在眼前仔細的端詳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友果然眼力非凡,不錯,這兩顆丹藥早在百年前就已經衍生出了些許神智,如今幾乎已經可以稱之為丹妖了,倘若再給它們三五百年時間,便是有人告訴我它們可以具備一定的修為,我也不覺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孫藥眠緩緩開口,目光看著被劉懷東夾在指尖的紅色丹藥時,眼神里充滿了忌憚……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