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歷史穿越 > 戰國萬人敵 > 336 控幾不住
繁體切換
    當初攻蔡的理由,是為了許國,發展到現在,連白邑的狗都知道這就是個扯淡理由,但李專員尋思著就算手中攥著一管洗衣粉,說它是蔡國藏匿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……又有啥關系?

    至少現在國際輿論還是站在他李某人這一邊。

    淮上列弱,那些被滅的和正在被滅的,都得先基調跟李解一致,不然怎么搞?隨國唐國之流,跟李解的利益一致,才能有生存空間,否則早晚被楚國干死。

    固然李解也不是什么好東西,可至少李解沒有足夠的生力軍來維持淮上地區的“殖民”統治,在隨國看來,李解必須妥協,也必須利用地頭蛇。

    事情發展,因為上蔡大夫、平輿司寇、州來大夫等等曾經的“大人物”,也的確讓隨國君臣很滿意。

    李解的合作態度,現在看來,很誠懇。

    “上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‘龍子’之事,可流傳于白邑?”

    “白邑多有議論‘龍子’一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見親隨吞吞吐吐,曾善有些奇怪:“直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義軍之中多有流傳,江陰子言‘德行在人不在物’,如今追捧‘龍子’者,多是城中住戶,諸義士、義從大隊大隊長,多不甚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曾善當真是詫異了,他萬萬沒想到,隨國的寶物,頂著極大的風險才夾帶出來,結果到了地頭,對方居然不看重?

    “德行在人不在物……當真是江陰子所言?”

    “屬下從軍府打聽得來的消息,有人言,當時上蔡大夫很是意動,勸說江陰子以禮相待。隨后江陰子便說,若是得‘龍子’寶珠,便轉贈上蔡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隨國上大夫頓時震驚無比,這個吳國野人,還真是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老夫見城中兵卒調動,還以為起因‘龍子’,不曾想,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很是感慨的曾善,突然對此次出訪李解,信心更加大增。

    他并非迂腐之輩,否則也不會一力承擔此次重任,隨國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能不能從李解乃至從吳國那里獲得援助,就要看這次出訪談判的結果。

    隨國其實沒什么退路,李解真要是欺負“君子”,隨國還真是沒啥好辦法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看來,李解有點講究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今城中兵卒調動,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城中街頭多有義士活動,已經布告內外,言近日攻克新蔡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曾善大吃一驚,“水淹新蔡這才過去數日,李解又同斗師戰罷,疲敝之師,如何能陷泥濘之地?”

    水淹新蔡之后的地面環境會非常糟糕,不過對防守一方來說,還是能夠堅持堅持的。

    進攻方就惡心了,而且是相當的惡心,哪怕僅僅是行軍,都會非常的麻煩,甚至會產生大量非戰斗減員。

    這種常識,在曾善看來,名震天下的李解,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上大夫。”

    親隨猶豫了一下,小聲道,“此次攻新蔡,乃是事出有因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曾善略微思索,道,“可是新蔡羊舌肱激怒李解?”

    “非是新蔡羊舌肱,乃是蔡侯細妹欲歸新蔡,江陰子便許諾于蔡姬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隨國上大夫曾善的心情非常復雜,非常非常的復雜。

    重點有三個,一是他媽的蔡國公主居然落李解手里了?二是他媽的蔡國公主要不要臉啊,讓李解攻打自己國家的首都?三是隨侯這里的女兒……咋辦?

    主不可因怒興兵,其實本質上來說,并非一定是因為憤怒,而是所有情緒,都不應該帶入到發動戰爭上去。

    一時沖動,一時興奮而發動的戰爭,往往都會有各種后遺癥,乃至各種戰敗,各種失利。

    而現在,李解這攻打新蔡的理由,他娘的就是因為女人吧!

    蔡侯細妹說要回家看看,你他娘的就把她家給打下來?

    上大夫曾善頓時又糾結起來,這次會面,到底是正確呢還是不正確呢?

    李解這個牲口,到底是講究呢,還是不講究呢?

    糾結,實在是糾結……

    “上大夫?”

    “老夫想獨自安靜。”

    “嗨。”

    親隨離開之后,曾善感覺腦袋有點發脹,揉了揉太陽穴,整個人情緒都調動不起來,他感覺自己完全無法把握白邑中的脈絡,更不要說去把握跟李解的談判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隨國絕對會被李解牽著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如之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又嘆了口氣,曾善收拾了心神,頓時打定主意,原先的計劃,要稍微變通一下。

    而此時,李解跟沙哼、賈貴站在地圖前,陪同的還有牲口販子烏鱧。

    這一次烏鱧感覺自己是徹底發了,做多少年販賣牛馬的生意,也不可能有現在賺得多啊。

    盡管見了李解之后,先是被嚇了一跳,說話磕磕巴巴,但李解對他居然還挺和氣,金銀財帛賞賜了不少,光這個,前面給老朋友“擔夫”賈貴的投入,就全部回本,還大賺一筆。

    現在,還有資格站在沙哼、賈貴旁邊,跟著看地圖,等于說就是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烏鱧頓時興奮不已,盡管他對軍事一竅不通,他也不需要去搞明白怎么打仗,他只需要明白,自己的地位,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烏君,新蔡西北小城,可有合適道路?”

    “有、有的!”

    烏鱧點頭哈腰,就差上前磕頭,整個人又是興奮又是緊張,“稟上將軍,往北有一條小河,兩岸多樟、柳,倘是熟悉地形,便能行船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不說陸路,實在是水淹新蔡之后的后遺癥顯現了出來,想要找到原先的道路,基本沒可能了,到處都是泥沙、軟土、泥濘,掩蓋在草木雜物之下,又形成了大量的沼澤。

    沒可能讓上蔡大夫吃大苦頭的,肯定是怎么輕松怎么來。

    “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稟上將軍,有!”

    烏鱧并不傻,這可能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次跟軍功沾上關系,過了這個村,可就是沒啥機會了。

    有了軍功,就算不混部隊,繼續賣牲口,這還能少了他的訂單?

    “若將上蔡大夫安然送至西北小城,記你一功。”

    “謝上將軍提拔!”

    “這段時間,你屢立功勞,要是沒有你幫忙,沙哼、賈貴也是困難重重。能夠頂著風險,從駐馬城跟從至新蔡,你勞苦功高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盡管整個人都快飄了,但烏鱧還是強迫自己別飄,都費盡心思全部押上了,當然得有一個漂亮的收尾不是?

    給上將軍留下一個好印象,將來訂單多多的,“郢爰”大大的,豈不美哉?

    “居功而不驕,很好!”

    李解拍了拍駝著背的烏鱧,“今后江陰所產騾子,允許你在淮水兩岸販賣。”

    早就聽說江陰邑有“船新版本”的大牲口,此刻聽到李解的承諾,烏鱧頓時大喜:“鱧,多謝上將軍栽培!多謝上將軍提拔……”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腔調都已經帶著顫音,不帶也不行啊,烏鱧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“傍晚之前,將上蔡大夫,安全平穩送到西北小城之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這一次,烏鱧回答得斬釘截鐵,嘴巴都快要咧到后腦勺去了,明明強迫自己不要飄的,可我真控幾不住我寄幾啊!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