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魔法 > 六界之逆鱗傳奇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回墜龍鎮
繁體切換

第二百七十一章 回墜龍鎮

類別:玄幻魔法     作者:慕凡塵2016     書名:六界之逆鱗傳奇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張陵母親見到自己孩子突然變成這副這樣,是既不解又擔心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到底怎么了?遇到什么事了?難不成你已經見過你義父了?”

    “娘,義父他已經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張陵回想起曾經經歷的種種,心里不禁一陣失落,原來曾經他的義父離他那么近,但是如今卻已經再無相見的可能。

    其實當張陵再得知自己先師有兩個名字,而且其中一個名字張陵還和自己爹的名字一樣時,就覺得很奇怪,但他卻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會巧合的事?

    還是說當張乾三年前第一眼看到張陵時,就已經認出了他,所以才會收他為徒,傳他功法,讓他進入無妄崖查明真相,替自己報仇?

    “他不在人世了?這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遇見他的?快跟娘說說。”

    母親見兒子面容傷感,極度悔恨,卻不明所以,所以希望張陵能跟他說個明白。

    于是張陵便將自己和張乾相遇的場景,以及之后發生的事都告訴了他娘,這一切在張陵他娘得知后,也是一臉的驚訝,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義父真的已經不在人世了,不過孩子你也別太傷心了,至少他在離世前教了你很多本事,你也還有替他報仇的機會啊。”

    張陵原本心情極度悲傷,但母親的一句話卻似乎喚醒了他,精神為之一振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一定要替義父報仇,以義父往圣境的修為,如果不是被暗算成為殘疾,再加上將近兩載悉心的傳我功法,他又怎么會在一百多歲時就身死道消?那個罪魁禍手我一定要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陵一掃之前的悲傷心境,眼神堅定,拳頭緊握,暗暗發誓一定要努力修煉增進修為,成長到能與幕后黑手相抗衡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娘,我們許久未見,今晚我會好好的陪在你身邊,但是我身上還有我的使命,而且這次來到梵心苑只是為了來看望母親,我不想驚動海靈她們,所以可能明日一早我就得離開,還請母親理解。”

    張陵心中做好了打算,但面對自己前面日漸消瘦的母親,要將這話說出來,確實是需要他很大的勇氣。

    “沒事,孩子,你能回來看望為娘,我已經很開心了,在這梵心苑,海靈經常會過來找我談心,還有那個紅玉姑娘,對我也很是熱情,我只要知道你平安比什么都好,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,如果什么時候能再回來看娘一眼,那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畢竟娘只是個凡人,不像你們這樣的修真人士,境界高深的能活個幾百歲,我可是活一天少一天了啊,娘真的怕有一天你回來時我已經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母親先是笑著跟張陵說,只是不希望張陵心里對她太過掛心,影響他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,但是后來說著說著一種悲意便涌上心頭,讓張陵聽著兩行熱淚也悄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,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回來看你的,實在回不來我也會寄書信到這邊,讓您知道我的近況。”

    張陵最終含淚說出了這句承諾,這才讓母親的情緒稍有平復,之后張陵便扶母親到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“張陵,還有一件事,我得跟你說一下,之前治好我失憶癥的那個高人,也是海靈的師傅,他說我們墜龍鎮不是平凡之地,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,如果你將來能遇到那個高人,可以去問問他,說不定對你的修行會有所幫助。”

    張陵母親在躺下前,還將自己突然想起的一件事告訴了張陵,這讓張陵又是一陣疑慮。

    “娘,你躺下休息吧,這件事我記下了。”

    張陵服侍母親睡下后,轉過身不禁微微皺眉,因為他能感覺到那個木游子是個世外高人,他所說的話一定深有其意,看來他還得回墜龍鎮一趟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張陵在床邊等到母親睜眼后,便跟她告別,二人雖都不忍分離,但沒有辦法,該走的時候還是得走。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娘就不強留你了,等會海靈就會送吃的過來,未必你們倆碰見,你還是趕緊走吧,娘沒事,只要你心里念著娘就行,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張陵回頭看了一眼母親微紅的雙眼,最終還是推開房門離去了,他走后不久海靈果然就送來了食物,而且她似乎是感覺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氣息,而后又看到張陵母親那微紅的雙眼,便猜到是張陵回來過,但她很懂事,裝作什么都不知道,伺候張陵母親吃完東西后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出來房間,海靈默默的朝上空看了一眼,口中喃喃的道:“張陵,不知道我們下次見面是什么時候,希望你能達成所愿,玉兒我會替你照顧好的。”

    北魏的疆土上空,張陵正御劍疾馳,速度比之前來魏朝時快上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為此刻他的心情已經和之前不同了,知道了自己義父的事,他就更加迫切的想查清事情的真相,而查清事情真相的前提之前,他還有兩件事要做,一是前往渤海云空寺尋找無塵和尚,解答心中的疑惑,二是找到萬妖之城的所在,嘗試將慕容雪救出來。

    只要辦完這兩件事,再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可以與幕后黑手抗衡的高度,就可以重返無妄崖,親手為自己義父報仇。

    “張陵,沒想到我的上任主人竟然就是你的義父,這世上竟會有這么巧的事?你們父子竟然成為了我先后兩任主人?”

    昨日云宗雖然身在昆侖袋之中,但是他是能聽到張陵和他母親的談話的,所以心中也很是驚訝。

    此時他正坐在大雕背上與張陵并排飛行,對著一臉急切的現任主人,云宗便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上任主人已經死了,你就一點都不難過嗎?心里只有好奇?你就沒想過要為自己主人報仇嗎?”

    張陵面對此時的云宗,真想一把將他從空中扔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沒有感情,我都說了我的記憶被封印了,我現在只記得我的上任主人叫張乾,其他的我還沒想起來,你給的那丹藥一會管用不會不管用的,誰知道下次恢復部分記憶是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受到張陵的指責,云宗也是一臉的不樂意,好像他的理由很充分似的,這樣一說倒顯得張陵不講理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那個將你記憶封印的人,搞不好就是覺得你與我義父感情不深,才懶得動手除掉你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張陵對云宗極度無語,不想與他說話,再次加快了御劍飛行的速度,將他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大雕,快,快,追上他,他難道想丟下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應該讓你出來,以后我趕路的時候,你就呆在昆侖袋中,好好的嘗試恢復記憶,別整天只知道東一句西一句的,我帶你出來不是讓你給我添堵的,懂了嗎?”

    張陵見云宗催使大雕漸漸趕上了自己的速度,便一臉冷峻的跟他說道,弄得他再也不敢瞎說話了,當然,他也看出來此刻張陵的心情很不好,便小聲的說了一句:“對不起啊,那我以后不煩你了,不過我還是想知道,你現在是準備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家鄉,端朝墜龍鎮。”

    魏朝與端朝相隔萬里,張陵一直保持極快的速度,但最終仍花了七日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鄉。

    張陵找了個隱蔽的地方降落地面,便讓大雕回到了昆侖袋中,原本還想著將云宗給塞進去,但這云宗死活不愿意,張陵拿他沒辦法,便再三叮囑他,跟著他后面可以,但不要做不該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家鄉,這里人還是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生活著,雖然這十年時間在張陵身上發生了太多事,但在這些凡人身上,只是剎那間溜走了十年光陰而已,他們還是那樣的活著,沒有彼此間的爾虞我詐和你爭我奪,只有平凡人該做的一些平凡事,比如如何營生,比如財米油鹽,比如娶妻生子,比如考取功名。

    如今張陵卸下了之前趙炎的那副面孔,看著張陵長大的那些鄉里鄉親,一看到張陵走進鎮子,便瞬間認出了張陵。

    他們只見如今的張陵面容俊秀,氣質非凡,穿著一身白色道服,手持一柄精致的長劍,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張陵是入了什么大的修真門派,一個個全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張陵,還記得二嬸不?在你小時候我經常去你家逗你玩的,看你如今這般打扮,定是入了哪個厲害的修真門派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八成是,氣質和幾年前相比,那是天壤之別啊,張陵啊,我家丫頭小時候就特喜歡和你在一塊玩,你看你們倆要不要敘敘舊?”

    “無-妄-崖?娘,這位大哥哥的衣服上好像寫著無妄崖三個字欸?大哥哥,我沒認錯吧?嘿嘿!”

    “天啊,張陵這小子竟然真的入了仙人門派,難怪近三十歲,看起來還是那么年輕,一定是在仙府中修煉,道術有成啊,厲害啊!”

    張陵一走入街道,就被大家圍在其中,大家甚至都沒注意到張陵腳下還有一只會說話的小棕熊,弄得云宗很沒存在感,雙手交叉著放在胸前,從眾人的腳下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些鄉下人真是沒見過世面,一個無妄崖弟子就把他們好奇成那樣?本靈獸如此稀奇,怎么沒人過來問?膚淺!哼,看你們能聊到什么時候,此地甚好,本靈獸就在這樹蔭下睡上一覺,嘿嘿!”

    云宗一下蹦跶到一顆村頭的大樹下,找了一塊大石頭,就在上面睡了起來,眾人以為就是一個小動物,也沒怎么在意,倒是看張陵的方向很是熱鬧,便全都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時的云宗卻已經躺在石頭睡著了,嘴里還含著一根帶花的野草,最重要的是,他做了一個很不尋常的夢。

    幾個時辰之后,夜幕悄然降臨,云宗突然被身旁的一陣香味喚醒,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,就尋著香味的源頭從石頭上迷糊的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來,吃個我家鄉人做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云宗一下從石頭上掉下來后,便徹底驚醒了過來,看到張陵遞過來一個香味撲鼻的大肉包,便連忙拿了過來塞到了嘴里,嘴里一邊吃一邊還在說:“你小子還記得我啊,我還以為你能和那些人聊到明天早上呢!”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