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九天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有本事就進來
繁體切換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有本事就進來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黑山老鬼     書名:九天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“大膽小兒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狂徒……”

    “區區北域修士,焉敢傷我尊府血脈?”

    方貴一腳將那排名七十二的尊府血脈踏翻在地之后,不知引起了多少尊府修士的驚怒。

    他們不是想著一定會贏,只是沒想到輸的如此簡單,那人好歹也是魔狩前百之人,堂堂神殿金甲,居然一個照面之間便敗下了陣來,這未免也太快,更重要的是,他敗的方式,還是如此屈侮,見到他被方貴踏在腳下的一幕,這些尊府修士頓時一個個怒發如狂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戮了馬蜂窩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方貴面對著外面的群情激憤,心里也微微吃驚,感覺像是犯了眾怒,自己心里也有些擔心,萬一那些人真的全都沖進來了怎么辦?

    萬一惹著了尊府的金丹,甚至是元嬰,直接進來干掉自己怎么辦?

    剛才一怒上頭,倒是沒顧著想這些。

    不過細想了一下,發現還著實沒有什么辦法,于是干脆的心一橫,反正債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,眾怒已經惹了,那就惹得更大些吧,畏首畏尾放不開手腳,反而更容易壞事,故意雙手緩緩背在身后,腳下仍踏著那人,叫道:“廢話少說,不服便進來過過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那群尊府血脈瞠目結舌,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    北域修士他們見得多了,這般狂妄的可真沒見過,這陌生的一幕,倒讓他們生出了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,心里都在想,莫非這人是個瘋子?又或者……是真有本事的?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小鬼頭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些北域修士見了,則心里一時如翻江蹈海,不知道多少人,這時候已激動的手都哆嗦了起來,望著方貴在云國之中向著尊府修士大喊大喝的樣子,他們明明感覺是在找死,明明心里替他感覺擔憂又驚恐,偏偏血脈深處,居然有種無法形容的震顫感浮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尊主身邊的趙通元,這時候從山巔上跳下去的心思都有了,心里哀嚎著:“本以為當師姐的會惹事,沒想到當師弟的也是個混不吝,這太白宗是怎么教出這么兩朵奇葩來的?”

    “無知狂徒,我來教訓你!”

    不過沒有讓方貴等多久,那仙臺之上,已忽然有人厲聲大喝,踏空而起,只見那人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壯碩男子,身上披著一條黑色的披風,胳膊上纏著一條白銀匹練,他大步來到了魔域之中,沉喝道:“吾乃東方神殿金甲蒼日厲煌,魔狩排名四十九,前來領教!”

    說著話時,人在空中,輕輕向著方貴躬身一禮。

    而方貴見他沒有一上來便動手,也是微微一怔,而后向著對方拱手還禮。

    “呵,北域修士的禮節……”

    那蒼日厲煌見狀,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,忽然間一步踏了上來,手臂上的白銀匹練猛得飛在了半空,便像是一條靈蛇也似,輕輕一抖,便化作了無盡分身,居然使得這漫天漫地,皆成了那銀色匹練的天地,每一道匹練,都帶著鋒銳至極的煞氣,絞向了方貴小小的身軀。

    “呵,尊府修士的玄法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見狀,也立時冷笑一聲,抬掌便擊,他一眼之間,便認出了對手施展的,乃是一道仙門的玄法,配合那件異寶,更是變化無窮,而且此人應該沒想著一上來便與自己分出勝負,所以暗藏了不少后招,這時候只是先行試探而已,隨時有可能施展出更強悍的秘法來。

    既看破了這一層,那方貴當然不會再給他機會了。

    冷笑聲中,雙掌如排山,挾著無窮狂野之力擊到了那蒼日厲煌的身前,如今他已施展了太液真水訣,一身法力層出不窮,一勢高過一勢,那蒼日厲煌一見不妙,欲待變招,已被壓制,變化不及,愈待躲避,卻又被方貴那一身強行而連綿的靈息給纏住,居然被迫硬接了這一擊,然后悶吼著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他摔到了四五丈外,整個人竟似癱了一般,半天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收回了雙掌,臉色也微有些驚喜,低頭看著掌心。

    “感覺這一掌的力量,比我想象中還強點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回味著剛才擊出那一掌的感覺,愈想愈是欣喜,忽然覺得像是捕捉到了什么,一顆心都不由得嘭嘭直跳了起來,仿佛某個迷團被解開,恨不得現在就要手舞足蹈……

    “這個北域修士雖然狂妄,但他的實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人的確有些扎手……”

    而蒼日厲煌被擊飛的一幕,也使得外面尊府一眾天驕氣氛稍顯壓抑。

    若說第一個排名七十二那位被方貴擊敗,還是因為他有輕敵之念,所以被方貴伺機所趁的話,那么這第二個人輸的便有些太直接了,最關鍵的是,無論是七十二,還是四十九,皆是一招敗之,那北域修士的真正實力……

    這個想法,也使得有些原本蠢蠢欲動,早就急著打算沖進去的尊府血脈,在這時候忽然冷靜了下來,他們的排名,還不如那蒼日厲煌高,若是進去了,恐怕也不是對手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們都怕了嗎?”

    而在此時,云國魔域之內的方貴,忽然放聲大笑了起來,心情顯得尤其得好,叉著腰大叫道:“若不服氣,那便進來啊,白天道生,有本事你進來,那瓶清天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而在這時,仙臺之上的白天道生,臉色早已沉了下來,他微微抬頭,向山巔之上看了一眼,卻見尊主正向他看了過來,緩緩搖頭,白天道生頓時只能憋住了一口氣,目光從那仙臺之上的尊府天驕之中掃過,冷聲道:“你們平日里不總也自稱資質過人,修行不綴的么?一個個狂妄自大,結果魔狩被人奪了第一不算,如今又要被一只小猴子在那里叫罵侮辱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仙臺之上,不知多少尊府天驕,皆羞愧的低下了頭去,旋及便是在心底升起了無盡的怒意,忽然間有無數人取兵器,持法寶,爭著搶著,向那云國魔域之中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北域小鬼,我來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猖狂,讓你來領教我尊府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殺……”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搶在了前面的居然足有三個人,他們三人沖出了之后,才發現另外兩個也與自己沖了過來,再退回去也不妥,便索性直接一起沖進了魔域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而見得這一幕,所有的北域修士,也皆是臉色一變,那三人,赫然都已是南方神殿赫赫有名的三位,乃是與白天道生一輩的人,一姓厄牙,一姓鬼占,一姓風湖,他們皆是小姓出身,卻天資驚人,有著小姓三杰之名,向來被當作是尊府小姓里面的領頭羊。

    可以說,在南方神殿,便是白天道生,平日里對他們三人也很看重,很少將他們當小姓看待,可見他們實力之強,而且在這一次的魔狩排行之中,他們也皆高過了方貴。

    這三人,分別排名二十三,二十一,十九,已是非常之高的排名!

    這樣可怖的三個人向方貴出了手,那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來得好!”

    還不待其他人反應過來,方貴忽然哈哈大笑,一步搶了上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那沖進了魔域來的三位尊府天驕,正在彼此謙讓,考慮著讓誰上前去打第一陣,卻沒想到,方貴直接便沖了上來,蠻不講理的抬手便是一座魔山,直接將沖在了最前面的一人劈臉打的向后急退,而后他身周金氣環繞,又瞬間將另外兩人圈在了戰圈里面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要一起上,那就讓方老爺我試試你們的成色!”

    大叫聲中,他周身靈息洶涌狂放,如大河奔流,魔山沉重,橫掃四方,金氣犀利,無堅不摧,瞬間便惹得這三個小姓天驕大亂,在那無法形容的壓力下,無暇細想,抬手抵御。

    本來是不想著聯手夾擊的,覺得有失身份,但卻已與夾擊無差了……

    甚至說,在外人看來,他們本來就是一沖了進去,立時便圍攻起了方貴的!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魔域之間,瞬間響起了一片驚人的轟鳴聲,那三人本來同時接下了方貴,心里還有些不情愿,但幾個照面之間,立時便感覺到對手那如奔騰大河一般的恐怖力量,再也不敢有半分留手,拼命施展了諸般玄法、秘術、法寶,玄光交織如瀑,直向方貴卷了過去。

    但在他們三人圍攻之中,方貴居然愈戰愈猛,那一身靈息,居然像是無窮無盡也似,每一擊都可怖異常,偏生不知疲憊,最關鍵的是,他玄法變化之快,讓人難以想象,只是頃刻之間,便已讓人看到了他施展的三道玄法,而且每一道,居然都修煉到了極深的火候!

    “躺下吧!”

    連戰十幾招,這三人已是左支右拙,方貴則伺機尋了個破綻,忽然放聲大笑,魔山迎頭砸落,趁著這三人各自逃開之時,已然左掌拍飛了一個,右足踏倒了一個,最后一個閃身急退,卻冷不防被方貴一道太乙金氣繞了過來,傾刻間便已傷了臂膀,而后踉蹌著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這樣了嗎?”

    而方貴在這一刻,也是愈戰愈痛快,周身血液,像喝了幾碗烈酒也似的滾滾奔流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北域修士見到了這一幕,已震驚的站在了原地,內心震顫,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而在山腳之下,人群之中,一片尊府血脈,也皆變得臉色難堪至極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里,忽然有人苦澀的笑道:“你們看,之前的方君,果然沒有盡過全力吧?”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