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魔法 > 光之隱曜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初次交談
繁體切換

第六百九十九章 初次交談

類別:玄幻魔法     作者:玄機夢境     書名:光之隱曜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二十九人沖出基地,他們曾在這幻想無比美好的未來,但現在,這個夢的原始胚胎被他們遠遠甩在身后。禁地是片漆黑的世界,四周沒有幽冥冰晶的光亮,他們只能憑氣息去找赤需。

    很快,二十九人出現在赤需身邊。火巖和刺還未開口,赤需便說:

    “看羅邁德怎么說,如果他借給我的力量夠強,能悄無聲息的直接殺掉老國王和光粦,我就繼續施行計劃,因為不會傷及百姓。如果他借給我的力量不夠,我們的夢想,就葬送于此了!”

    赤需早就知道,除了空,沒誰會義無返顧的幫他,即便他們有共同的夢想也一樣。

    此時,他面帶冰霜,他所有的幻想只剩最后一絲光,如果羅邁德愿意幫他,他的光就能繼續擴張。如果不愿意,這朵小小的光亮將就此熄在這片冰冷漆黑的大海。

    赤需對大家說過古門司擁有的軍隊有多強,所以此時火巖和刺對視,后者說: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赤需雙手結印,在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印記后,眼前的水中散發出淡淡的藍光。他一直都通過這個方法和羅邁德聯系,在后者房間的水潭里,有他留下的特殊印記,所以能用水構成影像。

    在遙遠的隔塵世界里,德古拉彭所坐椅前的水潭里冒出一道水柱,水柱驚到潭中的兩頭長壽龜,在它們跑向一邊時,半米寬的水柱呈現出赤需的模樣。

    沉睡的羅邁德感覺到了他的氣息,緩緩睜開左眼。

    “赤需?”

    赤需從來不正面稱呼羅邁德,此時也只是微微低頭,以示問好,而后說:

    “我的計劃被識破了,沒能沖出鮫人世界,現在被困。”

    “說吧,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的援助,然后我會配合你征服世界,你答應過我將大海贈予我手。”

    赤需的一手牽著空,她和其他二十九人一樣,都看著眼前的羅邁德。從水卷成的影像可以看出,羅邁德·德古拉彭是一個很壯的男人,他身體未動,微微開口間側露王者的霸氣。

    “好,我給你援助,他們會完全聽命于你。”

    赤需沒想到羅邁德·德古拉彭這么輕易就答應自己的要求,即便隔了這么遠,他都依舊畏懼。

    “援助的實力是?”

    “三位三星神強者。”

    赤需嘴角微抽,難掩興奮。

    “足夠了!”

    “等吧,兩天內,他們會出現在你身邊!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羅邁德沒有回答,放在扶手上的右手食指微微一動,水柱便散開,落在水潭上,打出密密麻麻的漣漪。

    赤需身前的羅邁德影像散開,它們在藍光中沖起赤需的頭發,令其看起來精神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這下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赤需看向身邊的人,他們皆閉嘴不言,三位三顆星神的強者,別說擊殺老國王和光粦,就算毀滅整個鮫人王國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沉默,我就當你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赤需拉著空的手,朝所來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刺和火巖對視,許久才說:

    “繼續追逐夢想吧,還是有可能實現的。”

    刺說時,看向海神大裂縫的另一端,雖然從這里只能看到兩個高高的崖角,但他心里,裝著那位只在遠處瞻望過的老國王。

    “國王會原諒我們的,我們只是在做超前的事,并不是錯事!”

    火巖看著刺,而后默默往回走,一路糾結!

    他們回去休息時,星則淵和幼幽已至鮫人王國,有鮫人的引領,他們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在黑暗的海域中,鮫人王國所處的海神大裂縫像一顆散發著淡藍色光澤的梭形寶石,安然躺在海里,靜若處 子。

    到這后,兩位鮫人在前面帶路,微微放慢速度。其中一位問星則淵和幼幽:

    “身體沒有不適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不錯啊。”

    鮫人戰士說時,身邊的同伴說:

    “他們可把長槍擲到了海底瀑布,身體能差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那邊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幼幽歪了歪頭,有些好奇。她覺得這兩位鮫人還不錯,所以直接問了出來,薄膜后的手指指了指海神大裂縫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“那個像墻一樣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只見,在海神大裂縫的末端,一道弧形的水墻以漣漪狀呈千米之高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估計是為了防止赤需逃走而施展的隔離陣術,在那道陣術下,不管什么穿過都能被察覺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赤需他們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一會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來的路上,因為要趕路,所以他們速度極快,除了耳邊的轟鳴水聲,他們一點交流都沒有,所以星則淵和幼幽還不知道赤需的事。

    星則淵拉著幼幽的手,鮫人的陣術比他想的要神奇。因為這些隔離自己和海水,可以讓他暢快呼吸的薄膜接觸在一起時會消失,也就是說,星則淵可以用自己的手,直接抓住幼幽的手,而不影響薄膜。

    他們和兩位鮫人逐漸下沉。

    “提醒你們,一會到了可不要亂說話,鮫人雖然不愛斗爭,但實力不弱,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幼幽回之以笑,鮫人因為身懷任務,所以只能微微點頭,但足以表達善意。

    這個丫頭似乎忘了自己曾經被鮫人抓去過世界**,她也許記得,只是不想追究,人和人都是不同的,更別說鮫人。

    鮫人戰士在宮殿外止步,對星則淵和幼幽說:

    “進去吧,國王在里面!”

    星則淵和幼幽微微鞠躬,然后邁步,朝殿內走去。殿旁的石雕恢弘大氣,那些鯨魚鮫人身軀龐大,圓滾滾的樣子即便手持盾叉,在幼幽眼里都格外可愛。

    同心圓式的建筑像一個祭壇,給人神圣的感覺。在其中,星則淵和幼幽無比渺小,但他們打量這個世界,滿是勇氣。這個廟宇般的大殿不失威嚴,但也有小魚時不時游過,給這里增添一絲恬靜。

    等星則淵和幼幽走到大殿近中心的位置時,老國王才看清他們。這兩個小小的人類牽著手,給他留下極好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歡迎你們,星則淵,幼幽。”

    蒼老生令海水出現波紋,星則淵帶著幼幽止步。

    殿內還坐有四人,雖然離得有些遠,但星則淵能看清這是三男一女,并且是兩位長者,兩位年輕人。

    這四人乃鮫人長老之首,智叟,光粦和白牙。他們的臉上沒有因為歷史遺留的問題展現憤怒,也沒有因為星則淵和幼幽的到來表現喜悅,但略微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參見國王及各位大人!”

    星則淵朗聲說完,拉著幼幽鞠躬行禮。面對他們,總不能跑上前握手,他們顯然不是一個級別的。

    “此次接你們下來,是因為看到了你們傳輸的消息,可否為我們解釋一下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這正是我們要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老國王神思微動,星則淵身后就出現兩道半透明的水似座椅,若不是其上有水波紋路,肉眼恐怕還看不到。坐在上面,星則淵說:

    “這件事要從很久以前說起,三百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這些年發生的事太多了,要是說世界政 府,孤龍的事便得講起,孤龍后期又和蓋德軍掛鉤,他帶走的星則淵魔法圖又留在了自己身上。如果說到這,星則淵還得說自己和北辰·曦和的事,這么下來,估計要說個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為了避免冗長,星則淵只講了三百年前的夢氏和妍軒氏滅族事件,然后講了古門司這些年暗中控制世界**,積攢軍隊的事。并說出自己和德古拉彭交手的事,還有他們現在軍隊的總量,聽完這些,老國王深吸一口氣,猶如鯨魚吸水般引起大動靜。而后,他問:

    “他為何要征服這世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人類的私心是無窮的,他想將星耀世界收入囊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這和我鮫人王國有何關系?”

    這次是光粦發問,言語中帶著點刁難。

    “鮫人王國雖然和人類世界間隔遙遠,但依舊是星耀世界的一部分,如果他真的要征服全世界,便不會放過鮫人王國,所以我懇求國王殿下,同意和我們聯盟。”

    星則淵離開椅子,單膝跪在地上,幼幽亦然!

    “這就是你們的目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星則淵直言不諱。

    “我們沒有把握,但正在聚集整個星耀世界的力量,如果有鮫人幫助,我們贏的幾率會大很多!”

    “星則淵,即便我們派出軍隊,對自身有什么益處?”

    “可以守衛住自己的家園,可以不至被羅邁德·德古拉彭毀滅……”

    星則淵此話剛落,老國王便笑了起來,他笑聲豪邁,似一口吞萬千之魚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家園就是這,但你口中的那個羅邁德要摧毀的,似乎是你們的陸地。就算他要下來,我們加強外界的干擾就好,大不了封閉海底瀑布。百年前,你們人類用類泳翼下潛到了這,現在經過我們的干預,你們就算手段再高明,也無法下來,不是嗎?”

    鮫人可以干預洋流的流速,百年前的流速遠比現在慢,但鮫人在元初界布下許多暗流,故意讓人類的船無法下潛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投擲下來的長槍該如何解釋?”

    星則淵此話一出,在場五位鮫人,連同老國王一起釋放出一道震撼的氣息。氣息之下,宮殿中的海水從四周的石柱中擠了出去,小魚在里面翻滾,失了之前的愜意。星則淵和幼幽在這道氣息中不斷后退,但依舊沒有畏懼。

    智叟看著星則淵,喃喃自語:

    “這個人類小子,不簡單吶。”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