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科幻小說 > 拐個王爺來種田 > 第88章 一見鐘情
繁體切換
    蘇半夏笑瞇瞇的揉了揉蔣云亭的臉蛋,只可惜蔣云亭太瘦了,臉蛋揉起來并不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隔壁啊,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哦。”

    蔣云亭搖了搖頭道:“我會識字了,所有的字我都認識了,我想考科舉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蘇半夏也從蘇生嘴里聽到當時怎么勸蔣子濤的話,會心一笑:“那云亭可要努力了,半夏姨姨還沒見過秀才呢,你要是考上秀才了,半夏姨姨也覺得臉上有光呢,以后可以跟人吹噓,我有一個侄兒是秀才,是狀元郎。”

    蔣云亭咧嘴一笑,心底的信念更加堅定。

    “半夏姨姨我一定能高中狀元的。”

    蘇半夏笑瞇瞇的鼓勵道:“那半夏姨姨就等著你的好消息,我去看望你娘一下,你認真看書。”

    說著便進了里屋,趙鶯鶯聽到了蘇半夏的聲音就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整日那么忙,還來看我,我心里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蘇半夏坐在了床沿上道:“我也不是很忙,窯廠的事交給謝華叔他們就好,別的事也不需要我做,你今日氣色看起來好多了,也不能一直躺在鋪上,若感覺渾身有點力氣,可以出去走一走,村口熱鬧得很,不然你穿好衣裳,我帶著你出去轉一轉,村里的婦人都很相處的。”

    她想趙鶯鶯盡快的融入進村子來,而且多出外面透透氣也比較好。

    趙鶯鶯覺得蘇半夏說得對,這兩日吃得都比較好,昨天村里人幫忙做的飯,蒸的白米飯還炒了雞蛋,吃了舒坦很多。

    穿好衣裳,在蘇半夏的攙扶下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蔣云亭不放心也跟著一起去了村口。

    村口熱鬧得很,蔣云亭震驚的看著十幾個婦人忙著包餃子,餃子啊,他還是幾年前過年吃過呢,味道至今都記得,很香很香的。

    為了讓大家多吃幾個,剁了菘菜包在里面,一個個皮薄餡多的餃子整齊的放在了簸箕里。

    十斤肉說起來并不是特別多,但村里人很會精打細算啊,菘菜剁了一大盆混在里面,昨晚上就開始腌的肉餡,香得很。

    給趙鶯鶯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棚子門口,又把火盆端了過來,江氏和桂花嬸以及袁素蘭肯定要幫忙包餃子的,村里人對趙鶯鶯好奇,眼神中也帶著尊重。

    姜嬸熱情道:“鶯鶯妹子,以后就把村子當成你的家,你們能來村子可是我們全村的大恩人呢。”

    她女兒蘇婷和桃仁便是私塾唯二的兩個姑娘,她覺得女子多學一些東西也是好的,總比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好。

    趙鶯鶯溫和一笑道:“恩人這些話不敢當,承蒙你們對我們全家的照顧,往后少不得麻煩姐姐們,可不要嫌棄我煩啊。”

    村里婦人覺得趙鶯鶯會說話,人也長得好看,一句一句的聊著。

    蔣云亭好久都沒看到趙鶯鶯臉上有這么燦爛的笑容了,心情也跟著好起來,對村子的陌生慢慢在變淡,突然覺得清溪村的人很好相處,比起蔣家村的人,似乎大家都報著善意。

    蘇半夏沒閑著,昨晚的肉已經切好,小腸也洗好了,今天肯定是灌香腸,臘肉熏了三天早就熏好了,一一塊塊蠟黃,聞起來格外香,香腸沒幾斤,把混了辣椒面和香料的肉灌進了小腸中,為了方便,小腸拴在了一個剛好合適的竹筒上。

    村里的婦人都很茫然,不明白蘇半夏這是在做什么,為什么要把肉灌里面!

    姜嬸是一個喜歡不懂就問的人,看了好久都沒看明白,詢問道:“半夏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還從未看到人這樣吃肉。

    蘇半夏慢慢的灌著肉道:“這個我取名叫香腸,這個是洗好的小腸,這個切碎的肉腌好味道,就這樣灌里面,等會在用針扎幾個小孔把氣放出去,接著,晾起來,能熏當然最好,不能熏也沒關系,晾干了之后就可以煮或者蒸出來吃了,你們想啊,腌肉都那么香,這混好味道的香腸吃起來肯定更美味。”

    就是饞這個味道,不然也不會花這么多心思。

    姜嬸笑笑道:“也就你這么閑心,直接煮出來吃不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蘇半夏樂呵呵的笑笑也不說話,繼續灌著。

    臨近正午,學堂已經下課,蔣子濤一個人講課也不可能講一天,加上村里的孩子多少都有事做,就做好決定,每日只上上午課,下午就沐休。

    鍋中已經煮了餃子,才下堂的孩子們一個個興奮的端著碗排隊領餃子,一個人二十個,不論大人孩子。

    村里加起來有兩百來人,十幾個大簸箕里面滿是餃子。

    在窯廠幫忙的漢子們也歸來了,一鍋一鍋的餃子下鍋煮好,熱氣騰騰的餃子出鍋吃起來格外帶勁。

    趙鶯鶯吃的餃子是桃仁主動去端回來的,蔣云亭也捧了一個碗,碗中不僅有餃子,還有一個荷包蛋,這是煮餃子的三嬸子特意給蔣云亭煮的。

    村口熱鬧非凡,趁著大家吃飯,蘇半夏去看了一眼窯廠,發現窯廠已經挖了一個大坑出來。

    今天村里幫忙的人很多,進度很很快。

    不過還得請人來幫忙做事,這幾天沒下雪,得趁此機會把窯洞修建起來,免得下雪后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鎮上。

    司南燭格外無聊的在后堂,那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焦急道:“師父就不能出去走一趟?你就主動上門說感謝上次的幫助就好嘛,今個就見她來了鎮上,結果醫館都沒進就去了雜貨鋪,再一轉眼人都看不到了,難道我真的不迷人了?”

    他苦惱得很,心底就想見蘇半夏啊,他就想好好和蘇半夏說說話,請教一下潔牙粉的事,調配了幾十次都沒掌握到蘇半夏用的用量,他從沒這么挫敗過。

    夜神醫白了一眼司南燭道:“我說……你對那丫頭不可能真有意了吧,你不是喜歡一見鐘情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這個徒兒他了解得很,因為長得英俊,時常有女子會為之瘋狂,平時板著一張臉,冷冰冰的模樣像是要把人拒之千里。

    現在倒是奇了怪了,對一個小丫頭這么上心。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