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都市言情 > 我真不是天王啊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連環套
繁體切換

第一百六十五章 連環套

類別:都市言情     作者:青山亂步     書名:我真不是天王啊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周民抓住人問話的時候,其他幾人身上的東西都已被搶走,幾匹駱駝似乎叛變了一樣,居然奔跑起來跟著這些馬賊一起離開了!

    常騰伸著頭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道:“我滴媽呀!這駱駝都成精了吧,居然知道哪邊強跟著哪邊?”

    周民站起身道:“馬賊李肯定有養駱駝的,我剛才聽到了有人吹口哨,咱們騎得駱駝一定是他養的。”

    胡可欣撥弄了一下頭發上的沙粒,苦笑著道:“東西全丟了,現在我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常騰看了眼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騎士,笑瞇瞇上前抓住了他:“這兒不是還有個馬賊嗎,綁回去交差,起碼能減一點刑。”

    看著圍上來的眾人,騎士露出個苦瓜臉,祈求道:“綁松一點行不……”

    就這樣,周民將馬賊用繩子綁住,牽著他再度啟程,往沙州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頂著酷烈的太陽走出幾里地,其他人都曬的快要蔫吧了的時候,路邊的駱駝草忽然茂盛了起來,往前看去,前方的低洼處竟然出現了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劉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揉了揉眼,向眾人詢問道:“海市蜃樓?”

    周民抽動鼻子嗅了嗅,確定聞到了水的腥味,說道:“是綠洲,前面有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劉茜和胡可欣興奮的叫了起來,立刻就又有了力氣,朝著那邊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走進綠洲,氣溫一下子驟降了下來,幾匹駱駝拴在樹上,還有一個編導正在林子邊上等候眾人,見他們到來,將他們領到了溪水的旁邊。

    此時,小寶等人已經來到了好一會兒,見周民他們到來,立刻詢問了起來:“你們護送的東西丟沒丟?誒?怎么還多了一個人?”

    常騰說道:“遇到馬賊,東西全被搶走了,還好沒有傷亡,你們這邊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小寶指著邊上的張江和張健:“這不很明顯嗎,秀文兒被一對雌雄大盜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?雌雄大盜?”

    常騰一臉驚愕,頗有點不信的意思。

    張江心有余悸的點頭:“那對江洋大盜很兇,對他們自己人都下毒手。我們親眼看見他們內訌,那男的拿起刀就往女的背后丟,咱們的道具刀雖然沒開刃,那也是好幾斤呢,砸在身上怎么也得疼上半天。

    女的更厲害,背對著丟過去的刀連身都不轉,一腳就給踢飛了!跟演電影似的!”

    常騰好想聽鬼故事一樣,一臉你編,你再編的眼神看向他們。

    周民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真要像你說的這樣,這人的功夫肯定已經練到出神入化,起碼到了不見不聞覺險而避的境界。我認識的人里,也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周民說著忽然怔住了,眼睛一亮,朝張江問道:“那對大盜是不是一對夫妻,男的長的虎頭虎腦,特別會裝傻充愣,女的看起來有種很穩重的感覺?”

    小寶連連點頭:“對!那男的看起來老實,其實滿肚子壞水!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周民呵呵一樂:“他倆是我發小,以后見了他們趕緊跑,千萬別抱有僥幸。”

    劉茜從溪邊抬起臉來,笑著道:“虎頭和鏡明啊,楊秀文被他們抓走,可有得罪受了。”

    此時,楊秀文已經提前被鐵鏡明扛到了目的地沙州,正心驚膽戰的伺候著她洗頭發。

    郭東來在一旁笑嘻嘻看著,說道:“手藝不錯呀,待會也伺候我洗洗。”

    鐵鏡明聞言抬起頭來,瞇起眼睛看向他道:“你是準備洗哪個頭呀?”

    郭東來倔強的昂起了頭:“哼,你都要換老公了,管我洗哪個!”

    鐵鏡明雙手一握搪瓷盆,臉盆瞬間凹陷了下去,上面的搪瓷咔咔的崩裂下來,嚇得楊秀文都快要哭出聲來,雙腿止不住的打起了顫。

    過了會兒,鐵鏡明沖洗完畢,甩了甩齊肩的短發,臉上帶著嫵媚的笑容來到了郭東來跟前,一哈腰就將他從凳子上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快放我下來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給你洗頭呀!”

    鐵鏡明笑了笑,抱著他走進了屋里,一腳將門給帶上后,屋里立刻沒了動靜。

    楊秀文不用想都知道他們要做什么,臉頰狠狠地抽了抽,趁機跑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這時,屋門再度打開,夫妻兩個人一起探出頭來,對視一眼,不約而同露出個奸計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跑出門外的楊秀文感覺如獲新生,長吐了一口氣,然后便在城里逛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,張厲帶著一隊巡邏官兵迎面走來,指著楊秀文,用一口流利的關中方言道:“內個驛兵,你在這兒干啥子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張老師你怎么變成這種口音了!”楊秀文見到張厲,如釋重負的笑了起來,看著他嚴肅的臉色,又趕緊的回答道,“哦,我是被人從沙漠里抓來的!”

    張厲面色肅穆的問道:“從沙漠里被抓到這兒,這么說你現在應該還是在執行任務的途中?”

    楊秀文傻傻的點頭:“是呀,我和寶哥他們一起護送使節和貢品,半路被抓來的。”

    張厲猛地瞪起眼來:“來人啊,把這個擅離職守的驛兵抓起來,拖去菜市口斬首示眾!”

    楊秀文登時就蒙了,看著氣勢洶洶走過來的士兵,轉身欲跑,剛跑出兩步就被他們一左一右抓住,被拖著朝菜市口而去。

    楊秀文啼笑皆非的說道:“大人,我申請明日午時再斬首行不行,砍頭不都是在午時三刻嗎,我就這一個要求!”

    張厲差點憋不住笑出來,肅了下嗓子說道:“少跟俄討價還價,不過你說的也在理,先帶回驛站吧!”

    楊秀文聽了微微松一口氣,接著把頭一歪,露出個生無可戀的表情,也不再掙扎,雙腳耷拉在地上,被兩個士兵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周民他們也終于走完了最后的十里路程,趕在天黑之前到達了沙州城里。

    “客官~來喝完涼茶呀~”

    一行人正往驛站走著,路旁一個涼茶攤子上,忽然響起一個嬌媚的聲音。

    常騰轉臉看去,一個胖乎乎的女人正捏著蘭花指,一臉春意盎然的朝著他們揮舞手帕,一個沒忍住就噴了出來:“噗,賈琳你這是賣茶呀,還是賣身呢?”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