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魔法 > 靈界戰雄 > 能管七所篇 第二百一十三章 詭計多端
繁體切換

能管七所篇 第二百一十三章 詭計多端

類別:玄幻魔法     作者:四眼鯊魚     書名:靈界戰雄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“主上大人,您真會說笑!”司徒英彥一陣尬笑。

    “我和司徒長老平時都不玩王者榮耀,我們倆和您組隊開黑,我怕我們會害您掉階啊”

    唐尊者也在一旁隨聲附和道。

    露西橫了一眼二人,冷哼了一聲,旋即,收回目光,繼續盯著手機屏幕上的戰斗畫面,冷漠道:“那你們平時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們吃雞!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和唐尊者幾乎異口同聲喊了出來,隨即相互對視笑了笑,還互相點了點頭,顯然平日里二人沒少組隊吃雞。

    “嘁!”露西又不屑的冷哼了一聲,抬手摳了摳鼻頭,依舊是用一副冰冷的態度對二人問道:“廢話就不要再說了,你們兩個過來找我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唐尊者,明天就要與能管局開戰了,你還有這等閑情功夫在外面瞎晃悠,倘若有什么閃失,你就不怕你們門主責罰嗎?”

    “還有你!司徒英彥,你大搖大擺的來我這里,你也不擔心被你們能管局的情報部門發現嗎?”

    言語間,露西始終連正眼都沒瞧過二人一下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游戲的戰局里,一旁的海洛伊絲和梅斯菲爾德借著游戲角色等待復活的時間,悄然抬起目光,打量起二人臉上的表情起來。

    “主上大人,您大可放心,一切都在我們唐門的掌控之中,能管局那些個小嘍,我們根本就沒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唐尊者下巴微揚,神態得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司徒英彥也開口解釋道:“主上大人請放心,我的行蹤絕對隱蔽,沒人能夠發現。”

    這時,游戲里傳出戰局失敗的聲效,露西一臉的晦氣,直接將手機甩在茶幾上,抓起一瓶營養快線,一邊喝著,一邊滿臉不忿的看著旁邊的海洛伊絲和梅斯菲爾德,一口不悅的語氣連連責罵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怎么回事啊?該團的時候還去打buff,該抓野的時候去打小龍?海洛伊絲你瞎的嗎?沒看見對方打野的來抓我嗎?梅斯菲爾德你玩個上單都能送五個人頭,你當這是匹配賽啊,給你練英雄的嗎?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和唐尊者在旁邊滿頭黑線,正尋思著怎么開口將莫子元和余廈的事向露西交代,下一刻,露西轉過頭來盯著二人,冷哼道:“你們兩個有事趕緊說,今天是賽季最后一天,老娘忙得很,沒有閑情搭理你們!”

    露西口中的繁忙,顯然就是打游戲,唐尊者尷尬的擠出一抹笑靨,悻悻道:“主上大人,司徒長老已經發現樸杰的下落,但是遇上了點麻煩事,還請主上大人您能幫個小忙。”

    “樸杰?誰是樸杰?跟我們的計劃有什么關系?”露西頓了頓,不解道。

    司徒英彥連忙上前一步,彎下脊梁,凝聲道:“主上大人,樸杰是一年前合靈禁術的唯一幸存者。”

    “哦!原來是他啊!”露西頓時恍然大悟,這才想起來樸杰到底是誰。接著,卻是一臉茫然的表情,道:“他不是失蹤一年多時間了嘛,你又是怎么找到他的?他跟我們的計劃又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隨后,司徒英彥又將之前與唐尊者說過的話,又對露西復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聽完司徒英彥的陳述,露西隨手將手中已經喝得精光的營養快線瓶子扔到垃圾

    桶里,神色淡然的又拿起了手機,一副漠不關心的表情,冷冷的說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們可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主上大人,這……您沒有什么應對之策嗎?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愣了一下,對于露西表現出來的冷淡態度,司徒英彥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完全搞不明白露西為何會對余廈的事漠不關心,相比起來,甚至打王者榮耀的排位賽,還比樸杰的下落來得重要。

    “應對之策?你剛才說的都是你的猜測而已,你還想怎么應對?”露西一邊點擊著手機屏幕,查看自己的英雄狀態,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樸杰他……”司徒英彥話沒說完,露西倏然轉過頭來,眼神里充斥著滿滿的不屑之意,冷笑道:“虧你還是能管局的長老,你到底有沒有腦子啊?”

    “余廈雖然有可疑,但樸杰的事只能低調處理,你們卻接二連三的派人找他麻煩,現在還想讓我的人替你將他抓過來?更何況現在他身邊還多了個能管局前長老在守著,你們是嫌動靜鬧得還不夠大,是嗎?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一旦鬧大,你覺得能管局方面不會徹查么?萬一驚動到莫子元出手,能管局方面絕對不會坐視不管!你們還想讓拖我下水,你們到底是腦子進水還是本來就傻?”

    露西疾言厲色的說完這一番話語,讓司徒英彥和唐尊者一時呆若如雞,傻傻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露西的話語一針見血,直戳兩人的痛處,兩人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就貿然過來尋求幫助,這讓露西覺得二人簡直就跟傻子沒什么區別!

    見到二人還傻愣著沒有任何行動,露西臉色變得陰沉下來,出言喝斥道:“還愣著干嘛?給我滾!”

    在海洛伊絲和梅斯菲爾德的竊笑聲下,唐尊者急忙打開空間傳送門,一臉尷尬的帶著司徒英彥離開了酒店套房。

    露西用視線余光瞥了一眼海洛伊絲和梅斯菲爾德,語氣冰冷,道:“你們覺得很好笑嗎?如果你們辦事像他們一樣不經腦子,那就給我滾回奧林匹斯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傻子替我辦事!”

    海洛伊絲和梅斯菲爾德連忙收起臉上一絲僅有的笑靨,垂下目光,低頭不語。

    “梅斯菲爾德,你現在給我去把余廈盯緊,我不希望那兩個蠢貨再派人過去驚動莫子元,如果他們還敢做這些蠢事,你就把他們派去的人通通給我干掉!”

    梅斯菲爾德心中滿是詫異,露西其實早已決定明日便會去找余廈的麻煩,顯然是不會擔心能管局會不會介入的問題,但是她剛才對司徒英彥和唐尊者所說的話,卻又是相反的意思。

    霎時間,梅斯菲爾德也搞不清楚眼前這位雖然看似就是個小女孩的主上大人,心底里到底在盤算著什么計劃。無奈之下,只能領命離去,執行這道自己根本不清楚其真正目的的任務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梅斯菲爾德離去的身影,露西的目光重新回到手機屏幕上,眼神里卻閃過一絲異芒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莫子元!你和你的徒弟,只能死在我的手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徒英彥和唐尊者重新回到密室里,剛走出空間傳送門,便聽到唐尊者冷哼道:“司徒長老,主上大人所言甚是,你在這件事上確

    實是魯莽了!”

    聞言,司徒英彥長嘆一聲,苦笑道:“我這不是著急樸杰的下落嘛,我哪知道莫子元這老家伙會出現在俗世里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以為能借主上大人的手去測試一下,樸杰到底是不是真的躲在余廈的魂身里,現在看來,肯定是沒戲了。”

    唐尊者微微點了點頭,并沒有反駁,反倒用一副認同的語氣對司徒英彥說道:“主上大人的顧忌也不無道理,我們再去找余廈的麻煩,驚動到能管局層面,對我們的計劃多多少少都會有所影響!”

    “萬一走漏了什么風聲,讓靈獄的人知道了樸杰的下落,到時你還有把握將樸杰抓回來?”

    唐尊者的一番話語,頓時讓司徒英彥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,驚嘆道:“對啊!我怎么沒想到這個點上呢!!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唐尊者也愣了下,不解的看著臉上浮現出一抹竊喜之色的司徒英彥,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來個借刀殺人!既然你們唐門和主上大人都不方便插手進來,那我們可以從靈獄方面入手!”

    “由他們出手,就算莫子元在余廈身邊又如何,只要坐實樸杰就在他魂身里面,十個莫子元在場也難保余廈的安全!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的一番話,聽得唐尊者一臉費解,苦思了片刻后,唐尊者凝視著司徒英彥,困惑道:“你讓靈獄插手進來,那還有什么意義?能管局和靈獄方面一摻和進來,必然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非但沒有影響,而且還能幫我們一把。”司徒英彥嗤笑一聲,在唐尊者疑惑的目光注視下,聲音猶淡,道:“靈獄方面一旦插手進來,以我對莫子元的了解,他們雙方必然會引發沖突。屆時我們的計劃不但不會受阻,還會少了莫子元這道威脅的存在!”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,唐尊者一知半解的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,明天讓靈獄的人過來調查余廈,莫子元只要和靈獄的人起沖突,這樣就算我們鬧出的動靜再大,他們也沒工夫過來打擾我們的計劃咯?”

    聞聽,司徒英彥嘴角處翹起一抹陰險的笑靨,語帶笑意,道:“正是如此!待到他們兩敗俱傷之時,我再出手將余廈劫走,如此一來,所有的問題便可迎刃而解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司徒英彥對唐尊者拱手抱拳,嗤笑道:“不過,這事還要勞煩唐尊者您親自出馬,方可成事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讓我替你去靈獄那邊當跑腿?你怎么不自己去啊?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呵呵一笑,搖頭道:“我乃能管局長老院的長老,我去向靈獄匯報此事,豈不是會讓靈獄方面懷疑我意圖不軌?所以,這事只能由您出馬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嘁!你的算盤倒是打得挺響的嘛!”唐尊者冷哼道:“也罷,你去確實不合適,我就替你走一趟吧!這個人情,你可給我記下咯!”

    司徒英彥笑而不語,對唐尊者抱拳作揖,正當唐尊者打開一道轉送門打算進去的時候,司徒英彥突然又問了一句:“對了!唐尊者,我們局長現在可好?”

    唐尊者步伐頓了下,側過身子,語氣輕蔑道:“放心吧,那老家伙還沒死,只是被我們門主困在天極鎖靈陣里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陣法不消,他根本不可能出來!”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