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網游動漫 > 斗破之我叫納蘭葉 > 第九十六章 息池
繁體切換
    “啟程!”

    給墨黎勻了一間小帳篷,他的隨從也上了護衛們那頭飛行魔獸,我這才高喊一聲。

    頓時,飛行魔獸在控制人員的駕馭下緩緩起飛,逐漸拉高。石漠城的全貌緩緩浮現在我眼中,清晰可見,卻又越來越遠,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有大風自塔戈爾沙漠吹來,沙塵繚繞,飛行魔獸往東南方向的鹽城極速飛去。

    青鱗第一次坐飛行魔獸,小臉上滿是緊張和驚奇。她正站在邊緣,雙手緊握護欄,凝視著身下迅速向遠處掠去的石漠城。

    我見得她眼角有淚水流出,不由走過去,輕聲問道:“青鱗,眼睛里進沙子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青鱗有些被我嚇到,猛地抬頭看向我,抬手抹去眼角淚水,怯怯說道:

    “少爺,是青鱗哭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低頭俯視著越來越遠的石漠城,恍然間有些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石漠城,是青鱗的家鄉啊!

    不管青鱗因為混血問題,在石漠城有多少不堪回首的往事,但這里畢竟是生她養她的土地。

    她在這里出身,在這里長大。十四年時光,無數個日日夜夜,有悲傷,有開心,有難過,有喜悅。

    這座城市,記錄著她過往的點點滴滴,記錄著她的每一份成長……

    今日,卻要遠行。

    我長嘆一聲,直到此時,我才明白,原來離別的不只有蕭炎,還有青鱗。

    偏頭看向青鱗,我久久未語,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這位便是青鱗姑娘吧?”

    這時,一旁突然想起一個聲音,我扭頭看去,不由皺了皺眉,居然是墨黎這小子。

    他見我看去,微微一笑,朝我拱手說道:“納蘭兄,我聽家父說起,石漠城有一位少女,雖然不是斗者,卻能控制一頭四階魔獸!:”

    “在下心中不免好奇,希望沒有打擾到納蘭兄。”

    我挑了挑眉,隱隱意識到一絲不對。這墨黎,這墨家,有些問題啊!

    墨家肯定認出了青鱗的天賦——碧眼三花瞳!

    原本,墨家就是抓了青鱗,想取下她的眼珠,移植到墨家大長老墨承身上去。

    我以為現在有了納蘭家,有了我罩著青鱗,墨家會明白形勢,會自行放棄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我真的沒想到,墨家的膽子居然大到這個程度,連納蘭家的虎須——也敢上來捋了捋?!

    “青鱗姑娘,在下墨黎。”

    墨黎見我沒有開口,還以為我沒有意見。他轉過身,朝青鱗偏偏一笑,笑容里滿是風流倜儻。

    這小子模樣倒是俊俏,若是放在加瑪城里,恐怕足以惹得城內的大姑娘小媳婦亂叫。

    可在青鱗這里,卻沒了用處。自幼被欺負長大的她,對陌生人都有種下意識的提防和警惕。

    我能這么快獲得青鱗的信任,說到底——還是借了蕭鼎蕭厲兩兄弟的光!

    畢竟青鱗跟了蕭鼎蕭厲快四年,對兩兄弟很信任。而我……是蕭鼎蕭厲兩的妹夫。

    信屋及烏,青鱗對我便沒有多大提防,對我很容易產上信任。

    這事說起來,還真是有點……有趣?!

    青鱗怯怯的看著墨黎,下意識往我這邊退來。

    墨黎頓時有些急了,一雙眼睛四處亂瞧,最后落在青鱗手臂上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條赤色小蛇纏繞,卻是變小了的火靈蛇,青鱗也是今天才發現它能變小。

    “青鱗姑娘,這就是那條四階火靈蛇吧?”

    他臉上的笑容陡然一盛,帶著幾絲憧憬的意味嘆道:“青鱗姑娘可真是厲害,竟然能控制一頭四階魔獸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鱗姑娘,可否與我說一說,究竟是如何控制這頭四階魔獸的?想來當時的情況一定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青鱗沒有理會他,躲在我身旁,一雙眼睛看著我。

    我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,臉上笑了笑,輕聲說道:“青鱗,回帳篷找媚兒玩去。”

    青鱗點點頭,乖乖跑進了帳篷里。墨黎有些急,卻不好出言制止,偏頭看向我,臉上擠出一絲笑容,說道:

    “聽家父說,昨日與美杜莎女王的那一戰,是由納蘭兄指揮的?”

    “納蘭兄真乃神人也,尚未及冠便被家族唯以如此重任,想來定是納蘭家族下一任族長。”

    “墨黎在此,先恭賀納蘭兄了!”

    這家伙倒是會來事。

    我心中嗤笑一聲,宛如看小丑般靜靜的看著他,面無表情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又片刻,墨黎尷尬起來,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,看著我遲疑問道:

    “納蘭兄……如此看我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我偏頭遙望向東面,那里是鹽城的方向。頓了頓,我悠悠問道:

    “墨黎,你知道鹽城為什么叫鹽城嗎?”

    墨黎一愣,不明白我問這個做什么。這個問題,只要稍微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,而他,更是從小就被長輩耳提面命。

    “鹽城為什么叫鹽城……那是因為鹽城附近,有整個加瑪帝國,乃至周圍十數國中,產量最大、品質最好的鹽池——息池!”

    墨黎雙手虛抱,很驕傲很自豪的說道。

    鹽,這東西雖然不如丹藥價值昂貴,但勝在量多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個人都離不開它!

    農民不吃鹽,就沒力氣下田勞作;士卒不吃鹽,就沒力氣打仗!

    加瑪帝國并不臨海,無法熬煮海鹽,只能靠鹽池和井鹽過活。

    而息池——每年出產的鹽,占整個加瑪帝國總產鹽量的七成!甚至有余量販賣到附近缺鹽的國家去,這是多么大一筆財富?!

    不過現在,我自然不是要和墨黎談論這筆龐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更何況,息池——從來沒有完全屬于過墨家,他們頂多算個代理人。

    “墨黎,我聽說息池的鹽,你們墨家將其分為三等,是哪三等來著?”

    墨黎挑了挑眉,說道:“最上等的是白鹽,制成虎形。只供給給皇室、云嵐宗還有納蘭兄等三大家族之類的大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是青鹽,制成馬形,賣給那些地方小家族、小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再次就是粗鹽了,因為含雜質較多,色雜、味苦。但也最為便宜,產量最大,賣給那些平民。”

    我深以為然的點點頭,轉過頭看著墨黎,臉上似笑非笑,說道:

    “墨黎,你們墨家身為北境四大家族之一,按理來說應該食用白鹽——可我聽說,你們墨家卻從不食上等虎形白鹽,只吃中等馬形青鹽?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搜狗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