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武俠修真 > 梁月 > 第十六章-道宗與朝廷
繁體切換

第十六章-道宗與朝廷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關山渡     書名:梁月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暗夜消散,晨光熹微,山林間的霧氣慢慢滋生,有那么幾分愈發濃郁的感覺。

    耿護院緩緩起身,圍著已然熄滅的火堆小步慢行,不時地揮舞雙臂,踢踏著腿部,借此活動筋骨,讓血液快速流動起來。

    殘余的碳堆旁邊還坐著一個人,正是酣睡的孟然,他昨夜練了一陣刀法以后,疲憊不堪,是以在談話結束后,就對著溫暖的火焰進入了睡眠狀態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鳥兒開始出巢捕食,清亮的陽光灑在樹林枝頭的時候,耿護院搖了搖昏睡不醒的孟然,“少爺,醒醒,該出發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”孟然茫然地應了一聲,緩緩挺直身子,一臉沒睡醒的樣子,“耿叔,什么時辰了?”

    “想來是寅時剛過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孟然搖晃著身子,慢慢站了起來,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。

    待他清醒些,耿護院將水袋遞給了他,說道:“少爺,喝點水,然后就準備出發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孟然先是漱了一下嘴,然后小口小口地喝了一些,此時的他,已經被涼水徹底冰醒了。

    “唔,這水好涼啊,一進肚子整個人都清爽了。”

    耿護院笑了笑,“這下徹底清醒了吧?”

    孟然聳了聳肩,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。

    之后,兩人先是牽著各自的坐騎吃了一些青草,隨后就在樹林里繼續穿梭。

    順著山勢走了一陣子,兩人遇到了一道山泉,石塊壘砌的圈子里有著一汪清水,那水潭清澈透底,多余的水則是從地勢低洼的地方汩汩流出,形成了一道小小的溪流。

    此處林木并不茂盛,故而在流水潺潺以外,多了一份芳草萋萋的美景。

    耿護院停下腳步,回身對著背后的孟然說道:“少爺,我們在這里洗漱一番,吃點東西后,再喂一喂馬,隨后再接著趕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之后的時間里,孟然先是學著耿護院的動作,將馬身上的行李拿了下來,再將坐騎綁在一旁的樹上。

    二人就著清涼的泉水洗了洗臉,將凌亂的頭發大致梳攏一番,隨后開始啃隨身攜帶的干糧。

    吃個六七分飽的時候,兩人也就停下了,收拾好東西以后,開始伺候坐騎。

    孟然有樣學樣,跟著耿護院的動作一起招呼馬匹。

    將馬牽到水潭旁邊,讓它們開始喝水,待它們喝飽以后,先是輕輕地撫摸它們的脖頸,安撫它們的情緒,隨后用手掬一捧水,溫柔地清洗它們的口鼻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以后,兩人又歇了一會兒,便繼續趕路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兩人身處在一個山坳里,若要繼續前行,就得沿著山脊徐徐而上,比剛才的下坡難走的多。

    耿護院悶聲不響,只是低頭趕路。

    孟然在后面則有些無聊,隨口問道:“耿叔,我們剛才為什么那樣做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耿護院回聲道:“是給馬清洗口鼻嗎?”

    “對啊。”

    “輕撫它們會讓它們溫順,而清洗口鼻,也是為了它們的健康,長途跋涉的時候,需要定時清理干凈,不然容易滋生病菌,不良于行。這樣既增加了與坐騎的感情,也很好地解決了隱患。”

    孟然表示驚嘆,“原來此間有這么多的門道,真的是讓人大開眼界。”

    耿護院輕輕一笑,“少爺,知識不一定只是出現在書本上,還會在實踐中體現。”

    孟然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兩人前行了大約一炷香的工夫,地勢逐漸陡峭,又行了一盞茶的時間,前方豁然開朗,此時想來已是接近山頂了。

    微風一吹,蔥郁的林木如水波一般蕩漾,層層疊疊的綠浪起伏連綿。

    兩人站在山頂頗為平緩的草地上眺望四周,只見南北西三個方向皆是一望無際的山巒,只有東方的地界較為和緩,較大的平原上可以看到隱隱約約的小城鎮輪廓,兩人對視一眼,眼里盡是喜悅之情。

    雖只在這片山林里過了一夜,卻有一番恍如隔世的感覺,如今得見人煙跡象,自是不勝歡喜。

    兩人稍稍歇息了一番,復又精神飽滿地朝著遠方的城鎮走去。

    地勢逐漸平緩,整座山頭都被兩人拋在腦后,隨著樹林逐漸稀疏,腳下開始出現松軟泥土的時候,耿護院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頗為愉快地說道:“少爺,我們到山下了,再往前面走一段就可以出了這片樹林,到時候就可以騎馬趕路了。”

    孟然在后面輕輕嗯了一聲,隨即開口問道:“耿叔,前面的鎮子是新市鎮嗎?”

    “想來是沒錯,這個方向上的城鎮也就它了,基本上不會出差錯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”孟然有些遲疑,過了一會兒緩緩開口問道:“耿叔,我們進新市鎮嗎?”

    “恩?”耿護院反問道:“當然進了,為什么這樣問?”

    孟然有些擔憂道:“昨天發生的事情,肯定已經被官府知曉了,他們一定會有文書發下來吧,咱們直接進鎮,怕是有些不妥吧?”

    耿護院淡淡一笑,“無妨的,那些人都是德清縣的人,如今咱們到了新市鎮的地界,也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為什么?”孟然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過是明爭暗斗罷了。”耿護院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孟然一臉疑惑道:“啊?誰和誰啊?難道您的意思是說德清縣縣衙和新市鎮的人?”

    耿護院微微頷首,“你說的不錯。”

    孟然一臉不信道:“可這怎么可能呢?小小的城鎮怎么敢和縣城叫板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新市鎮背后有著清風觀的支持呢?”耿護院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不可能了,道宗助梁氏皇族奪得天下,如今這神州大地上,信道之人不計其數,道觀的數量也是與日俱增,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?”孟然很是激動地反駁。

    耿護院淡然道:“不過是互相爭斗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互相爭斗?”因為激動,孟然的嗓音都有些尖銳了。

    耿護院道:“對啊,這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矛盾啊。”孟然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之間怎么可能沒有矛盾呢?道宗的影響力越大,朝廷與道宗之間的裂縫就會越大,這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。”耿護院悠悠說道。

    孟然蹙著眉頭道:“可道宗超然世外,朝廷統轄萬民,并沒有利益糾紛啊。”

    耿護院問道:“那你可知一山難容二虎?”

    孟然撇了撇嘴,“我自然知道啊,可道宗盡是修道之人,那些修道之人只想著飛升仙界、長生不老,又怎么會去奪取朝廷的勢力,雙方之間又有什么好爭斗的呢?”

    耿護院呵呵一笑,“你呀,還是太過年輕了。自古以來,能夠飛升仙界的又有幾人?不過寥寥而已,余者全部是庸庸碌碌,難逃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人生不過短短百余年,他們又怎么會舍得放下俗世的權勢以及自身的利益呢?雖然不至于奪取梁氏一族的天下,但又怎會輕易放棄如今的超然地位與奢華生活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沒什么好爭的啊,朝廷做好自己的事情,施行仁政,善待百姓;道宗則是管理各地道觀,如此互不相干,不好嗎?”孟然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耿護院啞然失笑,“少爺,你說的太輕松了。若是咱們孟府隔壁來了一戶人家,你雖然知道他不會霸占咱們的財產,但咱們家的下人漸漸全部投靠向他們,你會舒服嗎?你會沒有危機感嗎?”

    孟然點點頭,“耿叔說的有道理,可國家大事,又豈是小門小戶的矛盾能夠一言蔽之啊。”

    耿護院笑了一陣,隨即反問道:“哈哈哈,這是小事嗎?若你是梁氏一族,你愿意將手中炙熱的權柄拱手讓人嗎?”

    孟然認真想了想,隨即搖了搖頭,“想來不會,反而只會攥的更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所以這么一來啊,朝廷與道宗之間的裂縫只會越發變大,直到有一天,兩者之間的矛盾大到無法彌補,達到再也無法控制的時候,恐怕整個天下都會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,到時候怕是會神州動蕩、生靈涂炭吧。”耿護院有些悲天憫人地說道,話語里飽含著濃濃的擔憂。

    對于耿護院的結論,孟然有些不認同,辨駁道:“不至于吧,道宗的實力一直遠遠超越俗世,朝廷又怎么敢放肆呢?”

    耿護院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反問了一句,“朝廷的力量很弱?”

    孟然自是點頭,“道宗都是些飛來飛去的修道之人,而朝廷只有皇城司的那些鷹犬,兩者之間有云泥之別。朝廷又怎么會輕易開啟戰亂,致萬民于水火之中?”

    耿護院停了下來,轉身對著孟然說道:“說到底,咱們還是沒有身處那個位置罷了,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句道理或者一個念頭就能決定的了的。”

    孟然點頭,表示同意這句話。

    耿護院頓在原地,絲毫沒有繼續趕路的意思,孟然有些疑惑地看著他,不懂耿護院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耿護院聲音低沉地說道:“不過是差一個機會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機會?”

    “天機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孟然猛翻白眼。

    耿護院只當看不見,轉身哈哈大笑,嘴里說道:“你自己慢慢領悟吧,我們小老百姓還是不要聊太多的國家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孟然有些悻悻,他剛被吊起了胃口,卻又如此這般戛然而止,心底很是失落。
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